新华邮箱 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谈瀛老人讲述劝说李经世的经过
解放前,武汉关大楼差点被炸毁
童式一老人回顾武汉解放前夜
陆天虹老人当年战功赫赫
90岁的杜子才精神奕奕忆当年
吴明勋的长子讲述父亲当年战绩
忆当年 85岁的吴仲炎难掩激动
王一南老人忆与丈夫并肩战斗
“策反英雄”吴明勋伏案工作照
陈克东后来很少谈起当年的事
87岁蔡老忆当年
胡铭心讲述怎样策反陈良屏的
吴德安回忆解放前的岁月
武汉“红色特工”传奇

    在纪念武汉解放60周年之际,江城掀起了一股追寻红色记忆的“旋风”。提到“特工”一词,很多人眼前都会一亮,继而联想起礼帽风衣、月黑风高、跟踪盯梢等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场景。然而,在武汉解放前夕,有这样一批人,他们长期投身于隐蔽战线,为迎接武汉解放与敌人斗智斗勇,上演了一幕幕惊险的谍战传奇……

(责任编辑 陈辉)

胡铭心:策反国民党湖北省书记长
  解放前,胡铭心是武昌地区中学联合党支部书记,领导中学的学生运动。解放后,他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参与组建湖北大学的前身——武汉师范学院。地下工作时,胡老师成功策反了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书记长陈良屏。 ...[详细报道]
吴德安:接解放军进城 我派出联络员
  1949年5月15日,吴德安接到了来自地下市委的指示,“派专人去郊区迎接解放军进城”。当晚,吴德安找到就读于该校的汉口学联联络员杨鹰(现为市68中退休教师),让他去执行这个任务。 ...[详细报道]
郭海:策反工作助抓6名特务
  1948年冬,在郭海的带领下,鄂豫三地委城工人员策反了武汉联勤总十一供应站中校站长张诚、上尉副官刘英诚等50多名国民党中下级军官秘密成立了起义组织“武汉地区军政人员联谊会”,成为了我地下组织分化敌人、获取机密情报的一支重要力量。 ...[详细报道]
蔡国栋:把“尖刀”插进“华中剿总”
  2009年5月15日,87岁的蔡老,向记者清晰地回忆着60年前的5月15日:那天下午,他和战友杨孟华两人站在中山大道民生路口附近的品芳照相馆楼上阳台,朝马路上的人群散发了上千份“布告”。当时,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围观布告的人群,解放军即将进驻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如同燎原之火在老百姓当中迅速传播。 ...[详细报道]
陈克东:武汉“策反王”导演无间道
  细数解放前武汉的地下工作者,如果说时任地下市委书记的曾惇是“一号人物”的话,本文的主人公陈克东,至少也是与曾惇不相上下的“重量级”人物。 ...[详细报道]
水世闿:“我家就是地下交通站”
  看过谍战片的人都知道,当孤胆英雄深入敌人内部展开秘密工作时,他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秘密的、活动能力强大的地下交通站为他传递信息,保护其安全。在现实中,神秘的地下交通站究竟是什么样?近日,78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水世闿向晨报记者披露了当年地下交通站活动内幕。 ...[详细报道]
“明争暗斗”,盗取长江要塞布防图
  这是一对来自不同阵营的“奇妙搭档”。武汉解放前夜,古正华和张力两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携手在敌人的“心脏”里上演过不知多少次“偷天奇谋”。 ...[详细报道]
叶笃初:16岁骑着单车干革命
  60年前,作为党领导的武汉学生运动联络员之一,16岁的叶笃初就是在这里和数百名地下工作者一起参加了武汉解放后的第一次欢庆革命胜利的大会。从一个富家子弟到积极革命者,叶笃初说,他的思想转变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其中也是与父母的影响分不开的......[详细报道]
谈瀛:三步策反汉口警察局长
  谈瀛,利用国民党湖北省政府官方报纸《新湖北日报》副总编身份,参与策反国民党汉口市警察局局长李经世、汉口市市长晏勋甫等重要“大佬”。谈瀛老人回忆,在国民党内,李经世称得上是一匹“政治野马”。他资格比较老,是黄埔军校四期毕业,却隶属胡汉民派,堪称黄埔系中的“异类”,因此受到蒋介石嫡系的排挤。...[详细报道]
赵忍安:在南京戏耍杜月笙
  解放前,他打入“上流社会”,和国民党政要成了“铁哥们”,在“秘密战线”上屡立奇功。赵忍安举手投足很有气派,当时没人想到,和国民党政要打得火热的他竟是中共地下党卧底。...[详细报道]
王延曾:英雄在武汉“黎明”前遭杀害
  年仅23岁的地下党员王延曾,1948年被党组织派到武汉,以孤儿院教师“林允中”的身份,在武汉工商界上层人士中开展统战工作。1948年底被捕,武汉解放前夕被秘密杀害。 ...[详细报道]
“红色刘家”:绣出武汉首面红旗
  1949年5月上旬,武汉即将解放,地下市委布置刘虹等人赶制红旗,迎接解放军进城。刘连寿回忆说,为了不引起特务的注意,刘虹找到大哥刘连庆,由他穿上绸缎长衫,扮成大老板的样子,借口筹办婚礼,到布匹店选购了两匹红布和一匹黄布。5月16日解放前的连续几个晚上,刘家四楼那间供着神龛的房间里缝纫机不停运转,在刘母桑淑芳的指导下,通宵达旦赶制出一面特大红旗和几面大红旗。 ...[详细报道]
吴仲炎:武大学生运动总指挥
  1948年,吴仲炎临危受命,挑起了武汉大学学生党总支书记的重任。他和他的战友们,使武汉大学成为白色恐怖包围下的“小解放区”,学校成立自治会,师生24小时巡逻保护学校,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大家跳着秧歌,听着“东方红、太阳升”,满怀喜悦地准备迎接亲人解放军……...[详细报道]
杜子才:被叛徒出卖后那段惊险时光
  搞地下工作最“怕”什么?——凶恶的敌人?危险的任务?都不是,最可怕的,是内部出现叛徒!他因叛徒出卖险些被捕;他成功逃出武汉却又在韩国被捕;他屡遇险境屡次化险为夷。提起那段因叛徒出卖险些在武汉被捕的历史,90岁的杜子才仍然连称“惊险”。...[详细报道]
王千弓:为护电信局弄来五支枪
  当年的国民党汉口市地方法院,坐落在今天汉口中山大道北侧,民意四路与游艺路之间的地方。地下党员王千弓当年却在这里,以“实习推事”的公开身份打掩护,和战友们一道在敌人的心脏和眼皮底下,完成了从印刷宣传品、到运送枪支保卫电信局等一系列艰巨的任务,直至武汉解放前夜……2009年3月3日上午,当记者再度提及60年前地下斗争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王老脸上呈现出的却是波澜不惊。...[详细报道]
吴明勋谍战传奇再现
  提起吴明勋,很多健在的地下党老同志仍记忆犹新。但同时,由于当时我党地下工作遵循“平行作战、单线联系”的原则,关于吴的故事,即便是同为地下工作者,这些老同志们也知之不详。所幸的是,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当年吴明勋的入党介绍人、今年90岁的方为表老人。与此同时,在吴明勋的家乡蔡甸区,该区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也提供了该区知名人士郑桓武生前撰写的对于吴明勋的回忆文章。...[详细报道]
曾惇:武汉地下市委“一号”传奇
  寻访武汉黎明前地下工作者的传奇故事,曾惇,是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名字。2009年3月2日晚上,央视热播的谍战片《敌营十八年》(新)剧情正进入高潮。看着电视中的场景,87岁的王一南老人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和剧中的女地下党员康瑛一样,63年前她也曾保护“中央首长”从延安南下,重建武汉地下党组织。不同的是,她保护的首长是她的丈夫,被人们称为武汉地下党“一号”的曾惇。...[详细报道]
陆天虹:策反伪汉口市长的传奇
  站在记者面前的87岁老人陆天虹,让人很难和“特工”这个词联系起来。老人慈眉善目,宽厚的脸庞总是堆着笑容。但就是这位和蔼可亲的老者,60年前却是中共江汉军区天汉县委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部长。而城工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收集对口城市军政工商各方面的情报,为解放军在战略决策和战术实施上提供可靠依据。...[详细报道]
童式一:“我家就是地下市委指挥部!”
  60年前的5月15日夜,武汉即将迎来胜利曙光的前夕,这座城市里最紧张最繁忙的地方,莫过于汉口保元里9号一楼半的一个小房间。就是这个不足20平方米的方寸之地,在那个国民党仓皇溃退、解放军兵临城下的“真空时刻”,有条不紊地掌控着武汉三镇的一举一动,直到解放军部队平稳开进武汉三镇。 这个房间的主人叫童式一,当时也是地下党员的他,在这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晚。...[详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