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施政理念的“取缔” 武汉市政府14年“禁麻”启示录

时间: 2011-06-03 12:12:05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唐卫彬 俞俭 高友清

    一个拖了14年的“麻木”问题,今年用短短21天就圆满解决了。武汉市政府从中清醒认识到:只要转变施政理念,政府没有破解不了的难题;只要改善施政方式,政府一定能赢得人民的拥护。

    顺乎民意的决策也必须依法行政

    “麻木”是武汉人对三轮摩托车的俗称。武汉城区有有证“麻木”1.8万余辆,无证“麻木”1.7万多辆。长期以来,“麻木”满街跑一直是武汉三镇一大怪。它不仅污染环境,危害交通安全,而且严重影响城市形象。仅1998年以来,全市因“麻木”违章引发的交通事故就达2890余起,造成154人丧生,1400余人受伤。武汉市民早就强烈呼吁取缔“麻木”。

    武汉市政府自1989年就开始动议取缔“麻木”。由于“麻木”车主大多是残疾人或下岗失业职工,每次取缔都造成车主大规模上访、闹事,有的在酝酿阶段就先期流产,有的正式发文通告后半途而废,14年屡治屡败。

    今年,武汉市下决心妥善解决“麻木”问题,并将之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作为今年政府工作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由于工作到位,全市3万多辆“麻木”在短短21天内被全部取缔,车主满意,市民拥护,政府形象也大大提升。

    武汉市政府首先依靠的是法律武器。据了解,武汉市人大常委会1998年颁布实施的《武汉市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若干规定》,明确了对无证三轮摩托车的管理规定和处理手段,但没有说明有证三轮摩托车可不可以营运。同时,在特定历史时期,踩“麻木”作为就业出路,政府曾发证给车主们,这就认可了其是合法经营。交管部门只有在其违章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处罚和规范,而无权禁止其上路行驶。为了解决这一障碍,避免行政规章同地方性法规相冲突,市政府邀请法学专家进行专题研究,并吸取历年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意见,拟订出《武汉市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若干规定》修正稿和配套措施。此后,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也批准了修正案,并向社会公布、广泛宣传。

    武汉大学施雪华教授认为,通过修改法规为取缔“麻木”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依据,是政府“依法治市”的一种体现,也反映了政府依法行政观念的提升。武汉市市委书记陈训秋、市长李宪生认为:“正是因为有法可依,禁行三轮车工作的进展才会这么顺利;也正是有法可依,才能走出多年来治了又治的‘怪圈’。”

    (记者点评:具备了扎实的民意基础和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政府公共管理行为还必须具有较强的合法性。即使以公共利益为由,政府以违法的公共强权来管理社会也行不通。合法性衍生政府行为的权威性。)

    刚性规定柔性操作体现政府平等意识

    “麻木”车主属于弱势群体,三轮车就是他们的衣食之源。如果简单取缔,势必切断数万相关家庭的生计,操作不当,极易引发社会稳定问题。

    “1.8万(‘麻木’车主)比830万(全市市民),似乎微不足道,但这其中蕴含着深刻的辩证法,绝不是个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问题,”市“禁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市委副书记程康彦说,“少数人的利益考虑不周,同样会带来大的问题,影响全局。”

    武汉市吸取以往教训,将民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妥善做好车主的就业和生活保障工作,做到有情操作,服务到位。市委、市政府在“禁麻”规定出台的同时,罕有地在媒体上发出了“致有证三轮摩托车车主的信”和“致有证残疾人三轮摩托车车主的信”,全面地解释了“禁麻”的原因及政府采取的帮助措施,语调亲切,口气柔和,充满人情味。

    市里还对有证车主推出“一揽子”保障政策、安置措施。政府筹资1.5亿元,对三轮车除折价回收外,对自觉交车者奖励1200元,发放过渡期生活补贴420元,对自谋职业者给予一次性补贴4000元。这样,主动交车的最高可领回补偿金一万余元,而且现场兑现,不打“白条”。与此同时,残疾人车主还可获得1500元的购置代步车补贴,对符合“低保”条件的车主,简化手续及时办理。

    除了鼓励车主自谋职业,武汉市还积极帮助他们转岗就业,目前有近1/3的车主实现上岗再就业。

    “把政策连读了几遍,发现该考虑到的,政府都考虑到了。”青山区的吴后钢这样对记者说。5月20日一大早,他成为全市第一个交车的车主。武昌区近百名车主在三轮摩托车上张贴起“响应政府号召,交车光荣”等标语,在街道、社区干部的陪同下,敲锣打鼓,将车开至集中上交点。

    “三轮车主们过得都不容易。”在实际操作中,政府工作人员、社区干部立足于换位思考,不是简单化、强制化处理,而是讲究心灵的沟通,通过真诚的服务和走访、说服、劝告、分类指导等办法,耐心细致地做宣传教育工作,消除车主疑虑。

    没有政府要员的发号施令,有的是致车主师傅的公开信;没有严厉的处罚措施,有的是万余元的补偿金;没有动员执法队强行没收,而是规定合理的时间,让车主主动作出上交的选择;没有下达“按期上交”的“军令状”,有的是干部主动上门的真诚谈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乔新生教授认为,“整个操作过程,充分反映了政府的平等意识。”

    据武汉市信访办负责人介绍,开始时预感到冲击会很大,政府成立了专班坐阵,以作应对,出乎意料的是,除第一天有一二百人前来咨询外,一直风平浪静,信访办反而最轻松。

    (记者点评:老百姓从决策中得到实惠,这表现了政府对市民的尊重,树立了政府的亲民形象。正如江汉区区委书记蔡建明所言:“做任何事情,只要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老百姓就会理解,会拥护,会支持;只要有了老百姓的理解、拥护和支持,再难的事情也能办好。”)

    科学决策阳光作业

    这次解决“麻木”问题,武汉市政府从一开始就强调理性务实,工作出发点是顺应群众呼声,而不是政府一厢情愿,要搞“政绩工程”;工作思路是依法妥善解决,立足于收,着眼于帮,而不是整治收缴;工作方式是和风细雨,有情操作,而不搞大呼隆,强制执行。

    为了做到科学决策,市里事先进行了长期的社会调查,制定了周详的预案。修改法规更是经过充分论证,修正案多达几十稿,从取缔无证的,到收回有证的;从禁行措施出台,到善后政策跟进;从政府提供岗位、分流安置车主,到完善公交线路、将出租车起步价降至3元,方便市民出行,每一个环节都显得深思熟虑,谋划周密。

    在实际操作中,市政府有关部门深入进行调查摸底,摸清车辆类别及车主的家庭构成、收入等详细情况,做到一车一表,并进行归类分析。其中,关于残疾人的三轮车怎么收、福利企业如何安置残疾人车主等问题,经过反复斟酌研究。每一步都有具体方案,都制定了工作流程图,市“禁麻”工作领导小组每天碰头,先后召开了21次协调会,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研究解决办法。

    为了尊重并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市里将政策交给群众,不搞“暗箱操作”,并充分发挥媒体作用,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

    政策透明,让每一位车主充分理解政府的“良苦用心”;阳光作业,保证了禁行工作沿着既定的轨道加速,提前再提前。此次禁止三轮车营运,成为全市近年大规模执法活动效率最高的一次。

    (记者点评:科学决策,可以有效减少政府公共管理行为的盲目性;阳光操作,则可以规避由于群众误解导致的种种问题,从而为打造“高效政府”奠定坚实的基础。)

    形成统筹解决问题机制

    14年治理未果的“顽症”,21天一举攻克。以往之所以屡次都半途而废,主要是顾及就业问题、无数家庭吃饭问题、社会稳定问题。事实上,小小的三轮车,也充满着辩证法:不解决这一问题,就难以改善武汉的社会、经济、投资环境,武汉的经济就难以快速发展;而经济不快速发展,就会有更多的人失业;更多的人失业,或许就会有更多的人想开三轮车。一位法学博士谈到,如果以今天付出的1.5亿元,在五六年前下决心彻底解决三轮车问题,产生的正面效应更加巨大,至少政府可以省掉这几年解决三轮车问题的精力、人力和物力。

    近日,许多市民反映,三轮车成功取缔后,人力三轮车、“摩的”、“黑巴”近期又有抬头趋势,少数黑车拼装窝点甚至暗地加班生产,如不采取措施,加紧规范,此类“后遗症”将影响禁行三轮车来之不易的成果。应防微杜渐,乘势将其纳入整治范围,不要等形成一定规模、积重难返后再行整治。

    一些专家和市民呼吁,政府要通过解决三轮车问题,举一反三,对占道和无证经营问题,对街头贩卖黄碟、办假证、做假广告、传销、算命甚至躺在街头向路人伸手要钱等种种城市不良现象,也应该下决心进行治理。

    (记者点评:正确处理好就业、城管等城市社会综合性问题,是对政府工作的严峻挑战。出台任何一项决策,实行任何一项措施,解决任何一方面问题,都要有长远目光和大局意识,要有预见性,多考虑综合因素,统筹解决各项问题。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饮鸩止渴,更不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图一时之便利,而埋下长期的隐患。要建立城市管理预警机制,通过立法、行政等多种手段,对可能出现的危害城市发展的事物进行监控,并逐步形成和完善统筹解决问题的机制。)(播发日期 2003-06-23)

  新华网湖北频道诚邀广大网友投稿,您可以用相机或手机记录下身边的感人故事,精彩瞬间。
  请将作者、拍摄时间、地点和简要说明连同照片发给我们,我们将精选其中的好图、美图在页面上展示,让所有新华网友共赏。[投稿]

推荐专题:

搜索:

广告热线电话:027-68881186 6888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