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郧西的祭祀文化

时间: 2010-08-03 18:20:26 来源:郧西在线 【关闭

    祭祀文化是郧西传统文化中独特而重要的分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郧西作为麇、商、绞古国之地,也不例外。郧西人相信天人合一、人神能够相通。祭,是会意字,是把酒肉放在桌上之意,把酒肉献给远方的神灵。其中包含祭天界神灵、地界神灵、祭奠远祖等多种含义。《孝经注疏》卷二“士章正义”曰“祭者际也,人神相接,故曰祭”;“祀者似也,神人相临”。古人认为人与上天神灵、人与远祖、甚至人与自然之间的神灵是相通的,而神是伟大的,人的力量有限,人需要神灵的帮助,需要神灵的保佑,甚至是原谅。

    那么怎样才能更好地与神灵沟通呢?古人根据现实生活条件,创造了很多与神灵沟通的方式,以极力表达对上天神灵,对大自然,对远祖的敬畏之心、敬礼之情,敬爱之意,以及表达与上天神灵、大自然的神灵远祖、甚至是鬼怪神灵相通的愿望,希望与他们之间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构建一种和谐。人类为此探索了很多方式,而且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时间,方式也不一样,正如人们所说,“神灵自在心中”,因此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人,对神灵的认识可能就不一样。这种差异体现在神灵传说不同,宗教教义、理论的不同,神灵的多样性,寺观庙堂建设的不同,祭祀供品的选择与制作,祭祀仪式以及隆重程度的不同。由此而衍生出祭祀活动的丰富多彩,祭祀时间、地点的选择上的讲究,祭文的撰写,祭祀仪式上的不断创新与规范。以彰显内心的虔诚和对神灵的敬重,以求给神灵最好的礼遇,以取悦于神灵。因此,围绕祭祀活动的展开,就形成了丰富多样的祭祀文化。郧西的祭祀文化就是人类祭祀文化长河中的一粒璀璨的明珠,受到郧西历史、地理以及文化,特别是移民文化、宗教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充满着浓郁的郧西地方特色。形成了丰富多样的郧西祭祀文化,包括七夕祭祀文化、封神文化、宗教神庙文化、祭祀建筑文化、雕刻、雕塑、剪纸等文化艺术,祭奠丧葬文化,祭品、祭器的制作等手工业文化、神话传说以及祭祀文学作品,以及春节、清明节、四月八浴佛节、七夕、七月半、庙会和三月十五龙花会等祭祀节会活动文化等等。

    一、郧西祭祀文化的产生与特征

    1、悠久的历史,使郧西的祭祀文化积淀深厚。近年来,郧西金银山恐龙蛋化石的发现,郧西白龙洞古人类活动遗址考古发现,证明郧西在100万年左右就有人类居住,且有了用火的痕迹。郧西黄龙洞更新世晚期人类牙齿使用痕迹,都表明郧西在远古就有了人类的生存,有古人类神话产生的丰厚土壤。并且形成了洪水滔天,女娲抟土造人、彭祖、姜子牙封神、蚕娘娘、牛郎织女、大年三十晚上开天门、以及很多神灵传说和舜、杨六郎等众多古代英雄人物传说,这些传说是时代的反映,也最终形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神灵,成为人们祭祀和崇拜的对象。

    史载, 郧西是古麇、商之地,在禹贡为梁州之域。周文王化行江汉,是为召南。绞(郧西西北)在周时为沣之部落,后为国。春秋时,今郧西东南为锡地,西北上津为晋地,晋阴是也。鲁文公十一年(前616)麇、(前611年)绞分别并于楚。战国时,锡(郧西东南)属韩。商於(上津一带)属秦,以封卫鞅。秦始皇十六年,韩献南阳地。二十六年秦朝郡县天下,置内史、南阳郡、汉中郡。锡(郧西东南)属南阳郡,商(包括郧西上津)属内史。房陵、上庸属汉中郡。汉武帝改梁州为益州,锡(郧西东南)、长利(治所今天郧西观音五顶坪一带,上津属长利)隶之,属汉中郡,隶于益州部。商(上津一带商地)属于弘农部,隶于司隶部。东汉前期因之,唯长利并入锡,仍属汉中郡。汉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张鲁割据汉中,改汉中郡称汉宁郡,上津是其势力范围。郧西中东部为荆州牧刘表管辖。建安十五年房陵、锡、上庸别属新城郡,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曹操兵入南郑,逐降张鲁,复设汉中郡。但划出该郡东部的西城、安阳二县设西城郡。割锡、上庸二县及武陵地设上庸郡,另设房陵郡,此三郡纳入荆州版图,时称“东三郡”。郧西东南属上庸郡,上津一带属西城郡。汉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秋,汉中王刘备取襄阳后,地境为刘备所占,以申仪为西城郡守。219年12月因随着关羽兵败身死。孟达、刘封不救。魏国黄初元年(公元220年)孟达投降曹魏,曹魏合房陵、上庸、西城三郡为新城郡,任孟达为新城太守、平阳亭侯。郧西县境为魏国所辖 ,属新城郡。三国曹魏黄初二年(公元221年),申仪背叛刘封,申耽降魏,魏改西城为魏兴郡,以申仪领魏兴太守。上津属魏兴郡,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