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portrait
has-portrait

长航四十年 天翻地覆慨而慷

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40年改革开放、40年创新探索、40年风雨兼程,古老的长江航运发生了亘古未有的巨大变化。作为改革开放后长江航运首次管理体制改革的实施者,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原局长唐国英近日接受新华网专访,畅谈改革的背景、经过和成果。
精彩观点
1
唐国英
改革就是要打破政企合一式的垄断
改革就是要打破政企合一式的垄断

1964年时候叫长江航运管理局,1965年以后叫长江航运公司,实行的是高度的政企合一方式统管长江。所有沿江的各个省管的码头、船舶、工厂、人员、机构,全部统统用行政手段划归长江航运公司。过去老长航有一个监督管理所,在这个基础上成立了长江航政管理局,由长江航运公司来管理,所以长江航运公司政企合一、政企不分。

这样一个体制当然也有好处,就是裁并了重复的航线,但是更重要的是扼杀了地方发展航运的积极性,把地方航运全部赶到支流里面去了。所有支流的船要进入长江干线,都必须得在支流河口由长航的船来拖。长江干流与支流不沟通,支流航运发展不起来,因此地方当时非常困难,意见很大。到1980年以前,地方航运开始冲破这个体制,地方船照样在长江干线上走,但是量很小。所以那个时候就要求改革开放。那个时候的密西西比河运量已经接近7亿吨。莱茵河全长800公里,运量4亿多吨。伏尔加河一年只通航八个月,四个月封冻,有8000万吨运量。然而长江干线3000万吨都到不了,直到1977年长江才突破3000万吨运量。所以这就是我们老体制的问题,第一,各省各地的积极性没有发挥。第二,独家经营以后,没有充分利用长江。所以长江航运改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
唐国英

勇做交通系统改革排头兵

勇做交通系统改革排头兵
勇做交通系统改革排头兵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实行改革开放40年,我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江航运系统是我们交通系统改革的排头兵。40年以前,老长航的党委书记何东升就开始带队考察西德莱茵河。交通部部长叶飞两次来长江考察调研,他关心两件事,第一件事,长江航运的设备落后,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来改变长江航运行业的面貌。第二件事是体制问题不合理,管理有问题,要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

1978年,交通部组织一个考察组考察莱茵河。考察组回来以后写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就提到了要多家经营,一条河道不能一家经营,要多家经营。港口要作为城市的门户,不要依附于航运企业,港航要分管。一江春水不能白白向东流。沿江各省都有意见反映到中央,说不能搞一家经营,这样各省的航运都发展不起来了。1978年以后大家讨论后达成共识,长江航运没有发挥作用,体制也不合理。到1980年,长江航运的改革正式启动。

1980年5月,国务院听取原交通部、邮电部的规划汇报,提出长江支流船舶可以进入长江。当时,交通部组织有关司局和地方交通厅到长江调研。调研组从四川一直到上海进行了三个月调研,在沿江各省开座谈会,在上海宝山钢铁厂招待所里起草关于长江航运体制改革的建议,一共三稿。报告写成以后送给交通部办公厅,交通部办公厅征求各部和各省的意见后交给国务院。1983年,交通部宣布长江“有水大家走船”,沿江各省境内地方航运开始组织干线长途运输。同年3月,《国务院批转交通部关于长江航运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正式发布,要求按照“政企分开,港口、航政和航运分管,统一政令,分级管理”的原则,推进行政管理体制、运输企业体制、港口体制等三大改革。这份文件明确了长江航运改革开放的方向和实施路径。

1
唐国英

克服重重困难 推动改革前行

克服重重困难 推动改革前行
克服重重困难 推动改革前行

改革方案的第一点,原长江航运管理局一分为二,组建长江航务管理局,作为交通部派出机构来统一管理长江的航运行政工作,行政工作包括海事、航道的行政管理和治安,同时要做好长江的发展规划。轮船单独成立公司。第二点,港航实行分管,港口不能依附于航运企业,港口独立经营,对所有船运方开放,航运企业要多家经营。

1984年1月1号,原长江航运管理局一分为二,新组建了长江航务管理局,成立了长江轮船总公司。分家时人员分配上尊重个人意见,以自愿的原则和工作需要的原则为主。当时长江航务管理局并不管港口,12个小港务站下放给沿江各省,其他的交通部管。交通部当时由于经费紧缺,后来决定港口由长江航务管理局代管。因此改革开放初期,老长航既是政府机构,也管港口企业,政企不分。分开之后,港口资产、存款和船舶都分开了,所有港口的机关和航运也都划分开了。

港口与航运企业分开后,彼此不习惯。以前长江港口与干线航运都由长航总调度指挥,对于港口而言,生产考核指标是发运量,财务上实行统收统支两条线,对船舶的服务费实行内部包干。对于航运企业而言,船舶到了港口,锚一抛就完了,港口来取送。通过大量调研,长航局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明确了港口收费费率,新征船舶港务费和货物港务费,改内部核算为独立核算,改考核指标为吞吐量,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以适应对所有船舶开放等,港航分管的机制开始高效运行。随后,港口管理体制改革继续推进。由交通部和地方政府双重领导的长江干线港口管理权逐步下放,实行一城一港、政企分开。

此外,我们还遇到了4个难题:过闸难,绞滩难,引航难,供油难。半年之内我们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第一过闸,当初葛洲坝过闸,全部都是老长航的船,现在地方船要出来安排上就有困难,我们就成立了一个船闸管理处,各省、市航管部门参加船闸生产调度会,实行公开管理。第二绞滩难,我们成立十个小轮绞滩站,以满足下轮绞滩需求。第三引航,地方船出来后面临航情不一样,船长没走过的航道,请不到引航员,我们就专门成立了五个引航中心,从重庆开始一直到南京。第四供油,地方船离开了本省没地方供油,我们就研究成立了供应站、供油站,帮助他们供油。过去我们是没有引航站的,成立这五个引航站之后,不仅对国内船只开放,对外轮也开放。1983年5月,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次外国船进入长江,到了张家港。这样就有了外轮的引航问题,所以我们又成立了一个引航中心,在浏河专门引航外轮海轮 。在内部管理体制上,长航局按照“政企、事企、政事”分开原则,继续推动改革前行。到本世纪初,先后完成了海事统一管理、公安离企归政、航道疏养分开等一系列改革。

1
唐国英

功成不必在我 功成必定有我

功成不必在我 功成必定有我
功成不必在我 功成必定有我

长江航运管理局的四十年改革开放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是几届领导和所有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从长江干线的港口来讲,由双重领导逐步下放管理,实行一城一港、政企分开。2002年,长江干线25个港口的管辖权完全下放给地方政府管理。2016年,交通运输部党组决定实施深化长江航运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长江航运行政管理实现了集中统一。

回想这段历程,进入长江航线的航运企业,从长航一家独大,到改革开放之初的400家,到现在的3000多家,长江运量从4000多万吨发展到25亿吨,很了不起,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一代一代长航人努力的结果。改革开放这40年来,我们经历了很多磨难、困难,都慢慢地克服了,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