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飞阅长江国社@湖北融媒体炫直播新华访谈手机网栏目中心创新业务品牌活动

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2020年04月13日 00:21:58 | 责任编辑: 张潘 | 来源:新华网

(聚焦疫情防控)(1)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程熠爽(左)看着化完妆穿上西服的骆舰,开心地笑了。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2)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程熠爽在化妆。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3)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在摄影工作室挑选衣服。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4)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右)和程熠爽化完妆后互相对视。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5)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和程熠爽(左一)在摄影工作室拍摄婚纱照。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6)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左)和程熠爽在摄影工作室门口进行消杀操作。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7)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右一)和程熠爽(右二)在武汉江滩公园门口准备出示自己的健康码入园。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8)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和程熠爽(左)在武汉江滩公园拍摄婚纱照。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9)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前左)和程熠爽(前右)在武汉江滩公园坐车前往下一个拍摄点。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10)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和程熠爽(左一)在长江边拍摄婚纱照。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11)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和程熠爽(左)在长江边拍摄婚纱照。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12)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左一)和程熠爽结束在武汉江滩公园的拍摄后戴上口罩准备返回摄影工作室。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聚焦疫情防控)(13)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4月12日,骆舰(右三)和程熠爽结束外景拍摄后返回摄影工作室。

当天,骆舰和程熠爽终于等到了梦想已久的婚纱照。

这对新人原本计划春节后在武汉拍婚纱照、办婚礼,没想到被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打断。4月3日起,武汉市婚姻登记机构陆续恢复办理婚姻登记业务。武汉解封后,婚纱租售、婚纱摄影等行业也开始有序复工复产。骆舰和程熠爽立刻在这家11日正式复工的婚纱摄影工作室预约了第二天的拍摄。“受疫情影响,原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拍。解封之后婚纱摄影店也复工了,就马上来预约了。”程熠爽说。 骆舰和程熠爽拍摄婚纱的这家名为“唯一视觉”的摄影工作室在武汉营业已有十多年,但受今年疫情影响遭遇到很大的困难。 “一般每年2月至3月是业务量最大的时候,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1月20日我们关门休息,直到4月11日才正式复工。今年开始的时候有点难,但这两天预约的客户正慢慢增多,情况会越来越好的!”摄影工作室旗舰店的乔晓店长说。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45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