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战“疫”夫妻的爱情故事
2020-03-17 22:36:17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武汉3月17日电题:两对战“疫”夫妻的爱情故事

  新华社记者黎云、刘艺

  谌磊弯着腰,正在清点新到的医用物资,突然有个女孩子跳到了他背上。

  “吓了我一大跳。”谌磊有些腼腆,“怎么也没想到是她。”

  跳到谌磊背上的女孩,正是他的妻子张欢,和谌磊一样都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只不过,谌磊是除夕夜里出发的第一批,张欢是后面增援来的第三批。俩人一个在火神山医院,一个在泰康同济医院,相距22公里,不算远,但就是没碰过面。

  好不容易见到这一面,这一面也不到半个小时。

  “第一反应是攒了这么久的零食,终于能给她吃了。”谌磊说,“不过,见面更害相思。”

  算起来,谌磊抵达武汉已经53天,张欢也已33天。

  与谌磊、张欢这对小夫妻一样,另一对夫妻——毛梅和丈夫梅哲也分别了50余天。与谌磊夫妇不一样,毛梅伉俪隔得远些——毛梅在武汉,梅哲在孝感,他们结婚已经25年。

  夜深人静时,毛梅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70公里外,作为重庆市赴孝感市对口支援队领队,梅哲却还在忙碌。但不管多忙,他都会挤时间告诉毛梅:“平安。”

  毛梅等来“平安”,回复“平安”,然后睡觉。第二天一早,她还是病房里专业细致的毛医生。

  大年三十4时,毛梅手机响起:“武汉需要支援。”毛梅回复:“国难当头,匹夫有责。”

  梅哲在一旁向她竖起大拇指:“你有10多年呼吸科临床经验,应该去。但你本就患有心脏病、糖尿病,在外一定照顾好自己。”

  几乎是同时,谌磊也在回复:“我随时可以上。”他把张欢叫醒,商量取消过年计划,待命出发。

  当晚,在医院开往机场的大巴前——

  “遇到事不要冲得太快,慢一点能降低很多风险。”张欢不放心地一遍遍嘱咐。她所在的传染科全体中止休假返回医院,经过病房整理,第二天将开始收治重庆市确诊患者。

  梅哲带着儿子一起来送毛梅,一家三口合影留念后,梅哲便匆匆赶回家,为家里人掌勺年夜饭。毛梅说:“没握手,也没拥抱,我们早就过了秀恩爱的年纪。”

  第一批医疗队员奔赴前线后,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先后驰援武汉,张欢在里面。

  张欢来武汉前,给谌磊打了一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问谌磊,自己能不能也来前方,谌磊说行。

  放下电话,谌磊又打了回去,问张欢:“假如我俩在前线有个万一,不到1岁的儿子怎么办?”

  张欢说:“我早就不是10年前那个进感染科楼都会害怕的女孩了。”

  各省市对口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来了,梅哲在里面。

  梅哲半开玩笑地告诉毛梅:“我要来陪你了。家里交给儿子,他长大了。”

  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他们是战友;在细碎平凡的生活里,他们是夫妻。

  谌磊和张欢结婚前,张欢埋怨谌磊:“你都没好好求个婚,我稀里糊涂就要嫁了。”山城重庆的细雨里,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和一个闪着红灯的摄像头,谌磊向张欢求婚:“我会对你好的。”

  “这6个字,他做到了。我坐月子没给孩子换过一次尿布,夜里也没照顾过孩子,他全包了。”张欢说。

  毛梅和梅哲的邂逅,就在武汉大学的樱花树下。结婚的时候,两个人不理会时下最流行的“三金”“三大件”,而是绕着华东五省“穷游”一圈,在20年前可谓标新立异。

  “这么多年,我们都是这样,相互扶持着走过来。”毛梅说。

  待战“疫”胜利,他们这段时间所经历的害怕、苦痛、相思、疲累,都将融化在相守的日子里。

(责任编辑:陈剑)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5726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