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周雪:四年一次生日的愿望
2020-02-29 22:16:1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武汉2月29日电(记者王作葵、乐文婉)如果不是收到同事专门准备的小礼物,周雪几乎忘了4年一度的2月29日是自己的生日。“早上起来,光想着给糖糖带苹果了,这是我们的约定。”周雪说。

  周雪是武汉儿童医院乳腺外科护士,2月21日,她自愿报名到新冠肺炎确诊病区照护儿童患者。

  “全国各地都来支援武汉,我们本地的医护工作者更是责无旁贷。”周雪说,“而且我的老公也报名了,我不能落后。”

  刚开始,周雪很期待到隔离病房,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后来她一度有些焦虑。“特别闷,闷得我冒虚汗、想吐。我不怕感染,但担心自己的体力撑不住。好在现在已经适应了。”她说。

  据周雪介绍,隔离病房的患儿,年龄从2个月到14岁不等,有些孩子因为家长也被隔离了而无人陪伴。“无陪的小患者特别让人心疼,他们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因此,科室主任与护士长成立了“临时爸妈”陪护小组,由具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护士组成。陪护小组还明确了专门的工作职责和病房管理制度。

  “我们自编了一套健康操,带着孩子们在病区空旷的走廊上,保持一米以上间隔一起跳。他们都很喜欢,跳完了都会问‘明天还有吗’。”周雪说。

  “和成人不同,儿童患者不擅长表达,也不一定能明白大人的意思,因此需要更多耐心。”周雪说。给十几个成人患者抽血可能需要一个小时,但“患儿得哄着,我差不多花了3个小时才完成同样的事情。”

  和患儿在一起,周雪和同事们不仅仅是医护人员,还是幼儿园阿姨、学校老师,甚至还要扮演父母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保证患儿的安全。”周雪说,家长准备的水果刀、病房里的开水瓶都被医护人员收走了。而看护患儿的同时,他们还要帮年龄小的孩子洗澡,监督、辅导大一点的孩子上网课。

  无陪患儿糖糖今年5岁。刚住院时,她一直哭着说想回家、想妈妈。第二天糖糖平静了,但不愿意说话。“如果只是不停地告诉她不要哭,肯定没用。我就带她去窗边看看,给她讲讲故事,陪她画画,她就一天天变得阳光了。”周雪说。

  “糖糖喝的中药比较苦,她不想喝,我就买了些棒棒糖哄着她喝。其他患儿看见了也找我要奖励,所以糖很快就吃完了。”周雪说,“好在我们发了苹果。我跟糖糖约定,今天带苹果给她吃。”

  6岁的天天也没有父母陪伴。第一天因为害怕,她一直看手机,不愿意睡觉。“我跟她说我们把手机关了,把灯也关上,阿姨陪着你,拍一拍你就睡着了,好不好?”

  不值班时,周雪每天都跟四岁的儿子视频。“我接到通知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没来得及跟他告别。”周雪说,每次视频,儿子都问她什么时候回家,“我就跟他说快了快了。”

  周雪的爱人是武汉儿童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前两天刚为一名新冠肺炎疑似患儿做了手术。

  “我和爱人都住在医院安排的隔离点。但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我们不能住在一起,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周雪说。

  在周雪眼里,爱人性格内敛。“他可能说不出浪漫的话,但他会真心实意地为我做一些事。”

  上次生日,爱人送给周雪一条项链,每次在隔离病房值班时,周雪都会把项链放在贴身衣服的口袋里。

  往年,周雪会和家人、好朋友一起吃饭庆生。今年,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觉。“今天我是晚班,从下午4点半到明天凌晨1点。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地上班。”她说。

  谈及生日愿望,周雪说:“希望疫情可以快点过去,因为大家都太辛苦了!”(完)

(责任编辑:张潘)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4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