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守护生命——追记倒在战“疫”一线的共产党员崔靖
2020-02-27 13:18:2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武汉2月27日电 (彭文洁 余舟) 推开办公室的门,桌上的笔记本摊开着,眼镜放在一边,茶杯里的茶泡了一天一夜,颜色很深很浓。看着这一切,湖北省京山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的成员们始终不敢相信,他们那个做事认真、待人平和的“崔哥”——回不来了。

  2月25日凌晨1点,最新的疫情结果出来,京山市2月24日无新增确诊病例。结果出来了,可签字确认的人——不在了。

  “对病患负责、对京山人民负责。”当初走进医疗救治和专家组这间办公室说的话,还飘荡在空气中,可说这句话的人——不在了。

  2月24日21时42分,生命定格在57岁。这座城会记住他,这座城的人民也会记住他——京山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和专家组成员、京山市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崔靖。

  “我们多担待一点,群众受到的生命威胁就少一点”

  没人会想到,说话声音洪亮、做事雷厉风行的崔靖会倒下。

  “他就是太认真,太累才成这样的!”

  崔靖的“老战友”、京山市委办副主任、指挥部疫情防控组副组长陈燕华说。

  1月23日,京山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成立,作为京山市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崔靖主动请缨:“大疫当前,作为卫生战线的一名士兵,没有别的,只有冲上去,冲在第一线!”他承担起了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的相关工作。

  从这一天起,崔靖带着8名组员走进了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办公室。

  不放过一个密切接触者、不漏掉一个疑似病例、不放弃一个确诊病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非常复杂。根据医疗机构提供的就诊名单和检查情况,电话核实密切接触人员,建立确诊病患接触人群时间线,再安排镇乡逐一上门排查……

  “工作量非常大,从早上8点开始一般要工作到转钟。”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组员熊芳说。

  建组之初,崔靖要求组员们集中办公。“这个时候聚集在一起办公,有安全隐患吧!”有组员提出异议。

  “只有我们多担待一点,群众受到的生命威胁才会少一点。”熊芳一直记得崔靖说的这句话。

  戴好口罩、帽子、手套,键盘、鼠标、电话要消毒……崔靖天天提醒组员们做好防护。

  有时,他会开玩笑说:“你们要保护好自己啊,关键时刻一个都不能倒下。等这场仗打赢了,我请大家好好搓一顿。”

  没想到倒下的是他。

  从1月23日开始,崔靖回家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晚上10点、11点,凌晨1点、2点、3点,最晚忙到凌晨4点。

  连续熬夜,崔靖的脸色越来越差。组员们问他怎么了,他总说没事。“2月初,我就发现他站不直了,右手按着腰,弓着走路。”陈燕华说,大家多次催他去医院看看,他说应该是结石引起的,问题不大。

  2月5日,崔靖疼得脸色发白,中午抽了点时间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认为他的结石挺严重,要求住院治疗。结果他开了药又返回了办公室。

  回组后,又是与医院、公安、镇村对接……这天一直忙到夜里11点,同事们才发现崔靖的桌子上多了两盒药。

  与指挥部每个工作组对接,向上汇报情况,把新的统计要求变成具体执行方案……这些事情都需要崔靖去做、去协调。“太忙了,真是太忙了!他的手机几乎没有停过,边充电边打。”熊芳说。

  崔靖的办公桌上,放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四版)》,60多页的方案,纸边已经有了磨痕;笔记本里,按时间顺序记录着省市最新的各项工作要求。

  脸色太差,弓着腰走路,崔靖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同事们再次劝他去医院看看。他说:“关键时刻,疫情防控是大事。自己的这点小疼小痛,能忍就忍忍,等忙完就去。”

  “这哪里是小疼小痛啊!有十多天了,他根本吃不进去饭,每天中午就去后面院子里他父母家喝点稀饭。”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组员丁华丽说。

  2月24日,崔靖疼得完全动不了,被同事们送到京山市人民医院。CT结果显示:双肾结石,左肾重度积水。晚上8点10分左右,突然出现心脏骤停,经过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全力抢救,最终于当晚9点42分不幸去世。

  “疫情防控,每件工作都关键,一件都不能马虎”

  “小英,昨晚送签的文件签了没有?你再催一下……”2月24日下午4点,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组员谢小英接到崔靖的电话。这也是崔靖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

  “他总是跟我们说,疫情防控,每件工作都关键,一件都不能马虎。”谢小英说。

  1月21日,人们刚了解到新冠肺炎的危险,凭着职业敏感,崔靖赶往京山市人民医院。

  当时崔靖提出必须尽快在发热门诊前搞一个分检门诊,这样才能让疑似病患尽快就诊。

  很快,发热门诊前的空地就被清理出来,一个简易分检门诊建了起来。病患不在密闭空间排队,减少了交叉感染的几率。分检后,病患被合理安排到各个对应科室检查,提高了检查效率。

  1月23日,省里督办疫情防控工作时,京山市的这项工作得到了肯定。

  监狱系统的疫情公开通报后,崔靖提醒同事们说,人员密集的还有精神卫生医疗机构。2月23日一早,他就要求京山市卫生健康局疾控股和市卫生计划生育综合监督执法局组成专班,到京山市收治精神障碍患者的医疗机构查看病人收治和预防院内交叉感染情况。

  “开始他要跟我们一起去,我看他下楼都困难,就一再要求他不去。”京山市卫生计划生育综合监督执法局局长叶成说。

  一天时间,叶成检查了4家机构,崔靖的电话就追了一天。23日晚上8点,叶成拿着报告去办公室找他时,崔靖还在忙。

  “精神卫生医疗机构隔离病区严格执行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院感防护措施……”针对检查情况,崔靖迅速拿出了5点意见并形成文字报送指挥部。

  严谨的工作态度不是一天形成的。

  “对工作,他认真得很。”京山市血防所书记蔡家乐说,以前崔靖当京山市血防办副主任时,他们工作上合作较多,算是“老战友”。

  每年六七月份灭钉螺时,崔靖都要带领蔡家乐到血吸虫病疫区乡镇里跑一遍。京山市有81个疫区村、327处螺点,没有一处他没去过,没有一处他不熟悉。

  按照工作流程,崔靖不用每个点都跑到,等报告出来抽查几处即可,可他总说:“眼见为实。”

  每年查灭螺季节,崔靖都亲临现场,顶烈日、冒酷暑,亲自参与查灭螺及风险监测等工作,常常是一身泥水、一身汗水,但他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一声累。

  每年血吸虫病感染季节来临之前,他和基层的同志们一道,到疫区中心学校为学生传播防治知识。

  “一定要让疫区的孩子们了解危险,避免染病。”蔡家乐说,他脑子里时常想起崔靖说的这句话。

  如果不是疫情,在京山恒源医院进行康复训练的几个病人,应该已经回家了。

  但是他们喜欢的“崔伯伯”“崔大哥”,再也不能来送他们了。

  “去年我们开设了康复训练课,给精神障碍患者建立了一个缓冲带。”京山恒源医院院长陈浩说,这个创新的做法就是崔靖提出来的。

  去年7月,崔靖在调研精神卫生工作时,发现很多康复的病患回家后,并没能很好地融入社会。

  崔靖找到陈浩,建议京山恒源医院开设一个康复训练病区,接收治愈的精神障碍患者,让他们在医院学习生活、生产技能,以便更好地融入社会、回归社会。

  “这个过程其实也是心理康复的一部分。”崔靖对陈浩说。

  从此,京山恒源医院就多了一个常客。逢年过节,崔靖会到医院与病患者一起过节;在农田生产训练中,他是把种田心得讲得头头是道的“老大哥”;在编织训练中,他是虚心请教的“小学生”……京山恒源医院150多位进行康复训练的病患几乎都认识他。

  因为工作认真,1998年崔靖被原湖北省卫生厅授予“优秀卫生监督员”荣誉称号,这些年,他多次获得京山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

  “看着那颗最亮的星,觉得他还和我们在一起战斗”

  在京山市,很多人能讲出几个关于崔靖的温情故事。

  “小英,这盒饭你带回去给孩子吃,孩子要高考了,不能松劲。”谢小英爱人在医院隔离病区上班,谢小英进组后,家里经常只有孩子一个人,有时候忙起来根本顾不上孩子。 每次都是崔靖提醒他把指挥部配送给自己的那份盒饭带回去给孩子,自己却偷偷跑到同院居住的父母家里蹭一点剩饭剩菜。

  京山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李超是稍后进组的成员,每天订盒饭时需要格外说明。“我住院了,今晚小李的盒饭,你们别忘了订。”躺在病床上,崔靖还关心着李超的晚饭。

  组里的下班时间从来没有确定过,但崔靖一定是最后一个走的。

  “女同志不要熬夜熬狠了,剩下的我来弄。” 组里的女同事们都知道,这是崔靖开始“赶”她们回家了。在组里工作的这些天,这几乎是崔靖每一天工作的结束语。

  “我们可能0点、1点下班,但他要做收尾工作,就会更晚。他心疼我们不让我们熬夜,其实熬得最多的,是他。”京山市卫生健康局政策法规监督股股长魏文眼里泛着泪花。

  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组建不久,大家还在磨合中,有些工作还不够精细,崔靖担心因此影响整体疫情防控工作,就提醒同事们把工作做得更严谨、更扎实些,对他们要求也更严格。

  “当时我们已经熬了一个星期,虽然有不足,但是大家都很努力啊。”熊芳说,当时大家积压了一周的情绪爆发了。

  “等疫情过了,请几天假,我带你们出去放松放松。”没有训斥,只有鼓励;没有抱怨,只有安慰……组员们笑了。

  “他从没有找组织要求过什么。”京山市卫生健康局副局长梁东说。去年机构改革后,领导班子面临重新分工,职业健康、精神卫生、死亡因素检测等工作,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崔靖二话没说就挑起了重担。

  “老崔走了,我一夜没睡,很想去送送他。”京山市石龙镇东湖村党支部书记吴江山说。

  从2011年的“三万”工作队到后来的精准扶贫工作队,崔靖一直定点帮扶东湖村。帮村里争取项目,家家户户通了水泥路。帮村里能人跑来贷款建起合作社。贫困户也多了增收渠道,到合作社打工、流转土地……去年底,全村49户贫困户全部脱贫。

  崔靖走了,最伤心的是家人。

  女儿崔娅雯从上海匆匆赶回,“我难过的是没有好好陪陪他。”崔娅雯说,因为疫情,她没能赶回来和父母一起过年。

  在女儿心里,崔靖就像一台永动机,不知疲倦地一心扑在工作上。父亲对工作的态度,影响着女儿、激励着女儿。

  “前几天他疼的时候,脸发白,手发抖,劝他去医院,他总说等等、再等等。”爱人李书艺说,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斯人已逝,长歌当哭。

  然而,崔靖的同事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痛苦和缅怀——疫情还没有结束,战斗还在继续。

  春天已经来临,疫情防控的全面总攻已经打响。崔靖做的每一件事,正汇聚成一种能量、一种精神,激励着每一位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工作人员坚定信心,共克时艰,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正如医疗救治和专家组的组员们说的:“夜里下班,抬头看到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就觉得我们的组长、共产党员崔靖同志还在跟我们一起战斗。” (完)

(责任编辑:张潘)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33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