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武汉杂技团一辆“黄包车”出了8个版本
2019-04-18 10:54:39 来源: 湖北日报

  图为:《技炫黄包车》演出现场。(武汉杂技团供图)

  武汉杂技团携《技炫黄包车》今年1月份赴河北吴桥参加“2019首届中国杂技春节联欢晚会”演出后,又赴河南郑州参加央视《我们的中国梦——东南西北贺新春》演出录制,演出已在春节期间和观众见面。《技炫黄包车》是武汉杂技团2016年10月推出的节目,不算新鲜,一个“老”节目,为何会有如此强的生命力?

  一辆“黄包车”出了8个版本

  “一开始黄包车重1吨左右,现在把电机下了,换上配重块,总重量轻一半。”杂技团一队队长张帆说。3年前,《技炫黄包车》在第十二届中国武汉光谷国际杂技节首次推出便获得芳草金奖,当时的“黄包车”采用无线遥感、可控杠杆作用装置等多种技术,通过电机来给演员推力,帮助演员实现空中翻转,从2014年节目孵化到2016年节目首次推出,“黄包车”就出了6个版本。“核心装置是电机部分,电机产生的推力是一定的,杂技编排发生变化,假设一周翻转变成两周,需要更大的推力,就得换个功率更大的电机。编排一变化,电机就得换,换个电机就要换个版本。”胡彬是武汉杂技团业务创作部副主任,他解释道,一方面机械成本高,另一方面运输、维修都存在障碍,一旦发生损坏,演出就会被迫中止,这对于杂技团而言是个不小的风险。

  2017年,黄包车做了第7次改动,将核心部件“电机”撤下,换上12块大小不一、总重量380公斤的配重块,演出时,3位杂技演员在地面上做辅助,运用杠杆原理,摇晃黄包车配重块的一端,给“尖儿”推力,机械换‘人工’,辅助和“尖儿”就可以配合起来,“演员总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哪天力气不够了,跟辅助打个招呼,推的时候用大力,跟头还是翻得漂亮!”胡彬说。2017年,《技炫黄包车》获得中国杂技界最高荣誉“金菊奖”。

  如今,黄包车有了第8个版本,为让演员的跟头弧线更漂亮,演出所用的黄包车比原来长25厘米。

  创新一直在路上

  翻开武汉杂技团成立60周年的纪念册,绳索、蹦床、顶碗……杂技剧照精彩纷呈,传承创新的线索忽明忽暗,得有人指引才能发觉。

  1961年,岳长秀、李翠环两位演员表演了《蹬人》;23年后,在第一届全国杂技比赛中,由邹春书等4位演员表演的《双蹬人》获铜奖;又过7年,蹬人和蹦床结合出来的新节目《蹦床蹬人》在巴黎第五届世界“未来”杂技节上获金奖,在第三届全国杂技比赛中获“金狮奖”;2012年,《飞轮炫技》在蹬人和蹦床基础上,首次使用大型机械,在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上获得“黄鹤金奖”。“十几米的高空,演员不带保险绳翻转,现场的惊呼就没有停过,走到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好!”说到这儿,胡彬难掩自豪。

  “杂技创新之路是很难走的,一个蹬人,从1961年到2012年,走了50多年。”武汉杂技团原副团长何忠杰感慨道。

  2010年前后,武汉杂技团成立业务考评小组,定期召开业务研讨会,负责节目创作和业务考核等工作,2016年成立业务创作部,专门研究节目创意和道具设计。设计方案上的人形动作,都是创研人员的手工画作。创新这么难,武汉杂技还能保持源源不断的创作力吗?胡彬说:“《飞轮炫技》还能提高,《技炫黄包车》还能再升级!”(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歆 通讯员 陈昌)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38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