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湖北侦办涉黑案件107起 刑事发案率同比下降10%
2019-03-27 09:44:02 来源: 湖北日报

  3月26日,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8年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情况,并对2019年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胡家祥介绍,自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全省公安机关共侦办涉黑案件107起,移送审查起诉涉黑案件66起,一审判决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15起;侦办涉恶类犯罪集团案件184起、涉恶类团伙案件2028起;抓获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16735名,破获各类案件7851起,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19.6亿余元;全省刑事发案率同比下降10%。

  在专项斗争中,全省各级公安机关组织开展了“扩线”“治非”“打财”“破伞”攻坚行动;对重大复杂案件,采取领导包案、提级侦办、异地侦办等方式有效打击;对疑难案件,联合省检察院、省法院制定黑恶案件证据收集指导意见,并组织100名扫黑骨干民警精准指导。

  目前,武汉任洪卓等17人全国首例房屋“黑中介”案、咸宁阮建国等22人垄断生猪屠宰市场案、孝感严鹏辉等9人把持农村基层政权案等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大要案件均已侦破完毕。

  下一步,全省公安机关将围绕“深挖根治”的阶段任务目标,探索建立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联动共治机制,推动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记者杨康、通讯员彭栋)

  链接

  涉黑涉恶类案件四大特征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杨康 通讯员 彭栋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打击。

  3月26日,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陈烨总结了涉黑涉恶案的四大特征,呼吁群众积极向警方提供相关线索。

  特征一:案件时间跨度长,侦破难度大

  “涉黑涉恶案一般时间跨度较长,有些人不好找、有些证据丢失,公安机关取证难度较大。”陈烨表示,在有的涉黑涉恶案件中,目击群众当时可能出于对黑恶势力的畏惧,没有及时站出来作证指控,无形中也增加了案件的侦破难度。

  为打掉某一黑恶势力团伙,公安机关通常要出动多名警力,花费数月时间追踪嫌犯、搜集证据。

  2017年10月31日,鄂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负责侦查周某涉黑团伙的违法犯罪问题。该案时间跨度长达20余年,侦破难度极大。鄂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韩才兵介绍,专案组民警历时15个月,辗转5个省市,行程近5万公里,走访群众2000余名,抓获涉案人员60人,逮捕48人,破获犯罪案件33起。

  在蕲春县公安局侦破的以程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中,该局抽调了20余名业务骨干组成专班,采取封闭式集中办案,历时8个多月,共破获积案隐案22起,形成卷宗155本。由于案情一环套一环,在这8个多月时间里,办案人员每人只轮休了半天。

  特征二: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层级较为分明

  陈烨介绍,黑恶势力,尤其是黑社会性质组织,通常拥有较稳定的犯罪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去年3月,麻城市公安局打掉了以戴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组织以戴某为头目,层次分明、组织结构严密。”麻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胡刚介绍,在该组织中,戴某直接对刘某、陈某等骨干成员下达指令,骨干成员在执行命令过程中,再纠集其他成员参与。戴某被组织成员称为“戴老板”,他要求组织成员一切行动听指挥,事前事中事后,带队人要及时汇报情况。

  蕲春县公安局副政委王玉堂介绍,在程某一案中,程某具有至高地位,属“一号人物”,下面还有多名“大哥”,“大哥”再收“小弟”。圈子中,下级要听上级的话,“小弟”可由其他的“大哥”安排出去做事,但必须报经自己的“大哥”批准。

  特征三:暴力特征明显,采用非法拘禁等手段

  作为当地一霸,程某等人曾当街殴打警务人员、强行闯入幼儿园堵门闹事、组织街头持械火拼。在其涉足的建筑、采砂等领域,只要业主没有向他们拜山头,便往死里整。

  “黑恶势力通常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陈烨介绍,涉黑涉恶案均体现出明显的暴力特征,经常通过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等暴力手段谋取非法利益。

  “戴某盘踞在麻城当地,横行乡里,欺压群众,为害一方,为了形成足够的威慑力,他还非法购买了4支枪支。”胡刚介绍,在戴某的带领下,该组织暴力手段作案69起,并用金钱拉拢麻城车站派出所原所长孙某,为其开设赌场提供保护。

  特征四: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在某一领域内形成非法控制

  2011年11月26日,戴某团伙在与另一恶势力团伙头目陈某争夺地盘时,戴某方10余人持枪、砍刀与陈某方20余人在麻城火车南站广场大打出手,戴某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开枪,并砍伤多人,砸坏现场汽车多辆。自此,戴某团伙在麻城城区非法经营赌博机活动中开始牟取暴利。

  “戴某等人利用开设赌场、高息放贷、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手段,获利5000余万元,具有较强经济实力。”胡刚说,这些非法获利全部用于组织活动,购买枪支、车辆、管制刀具等作案工具。

  “黑恶势力通常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在某一领域或特定领域内形成非法控制。”陈烨表示,我省已出台《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指导意见》,单列300万元资金用于举报奖励。武汉、襄阳、荆州等地共兑现举报奖励60余万元。他呼吁,广大群众要勇于同黑恶势力作斗争,积极举报线索,营造黑恶势力人人喊打、扫黑除恶人人参与的浓厚氛围。

(责任编辑: 陈剑)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4288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