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宜昌:当生态泄流遭遇生活用水紧张
2019-03-23 11:22:29 来源: 湖北日报

  图为:西北口水库水位大幅度降低。

  去年10月以来,因来水减少供水增加,宜昌市黄柏河东支流域4座梯级水库水位大幅下降,蓄水总量14年来最少。

  黄柏河是宜昌城区的饮用水源地,水量锐减直接关乎城区百余万居民供水安全。同时,作为长江一级支流,黄柏河还是三峡库区的生态屏障,流域内水库全年泄放生态流量是硬性要求。

  如何兼顾泄放生态流量的环保硬要求与居民生活供水的硬任务,成为摆在黄柏河流域管理者面前的一道新考题。

  罕见的问题——

  黄柏河上4座水库水量14年来最少

  黄柏河是宜昌市的母亲河,黄柏河东支流域上的4座水库堪称宜昌市民的“大水井”,供水范围包括城区、当阳、枝江部分乡镇等。然而,去年10月以来,4座水库出现了“吃不饱”的情况,水位持续下降。

  3月上旬,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黄柏河东支流域最大水库西北口水库看到,库区水位与常年蓄水线相比,低了一大截,大坝泄洪口高悬在水面之上,岸边灰白色的消落带达几层楼高。

  “水位比正常年份低22米之多,相当于7层楼高。”黄柏河流域管理局调度中心主任胡维强介绍,正常年份,西北口水库水位同期保持在321米以上,而现在水位已降至299米。同时,西北口水库上下游的天福庙、玄庙关和尚家河三座梯级水库水位也大幅降低,4座水库的蓄水总量为2005年以来同期最低。

  水位为何比正常年份低这么多?

  胡维强介绍,因防汛需要,每年汛期水库都按要求腾库容,到8月至9月再蓄水到正常水位。但去年8月以来,黄柏河东支流域降水偏少,加之单次降水量小而分散,径流量比多年平均大幅减少,因而去年9月至10月,黄柏河东支流域4座水库水位比正常水位低10米,水量少了近5000万立方米。

  来水减少的同时,生活生态用水增加。据了解,4座水库中,位于最下游的尚家河水库,去年12月前一直按照1.88立方米/秒泄放生态流量,平均每月放水近500万立方米,去年全年泄放生态流量达5400万立方米。由于人口年年增加,通过东风渠向宜昌城区供水量也年年增加,2018年城区供水增加3006万立方米。

  “每月生活生态供水量远大于入库水量,造成水库水位快速下降。”胡维强说。

  两难的选择——

  生态泄流,停还是不停?

  “水量减少,直接影响百余万人供水安全。”胡维强介绍,黄柏河东支流域4座水库每月向宜昌城区供水量达1000万立方米,水量减少,给宜昌城区供水安全埋下了隐患。

  除城区外,库区居民用水安全也受影响。一直以来,库区居民生活用水大多从库区抽取,水位下降后,受水泵扬程所限,难以正常取水。特别是上游的天福庙水库,是远安县嫘祖镇的饮水水源地,水位下降直接影响12000人的生活用水。去年11月,嫘祖镇还向宜昌市黄柏河流域管理局发函,要求保障天福庙水库水位不得低于396.5米。

  水量减少,给库区居民出行也带来不便。

  为保障宜昌城区供水和库区居民出行安全,去年10月开始,宜昌市水利水电局就开始制定综合调度方案。“在对流域内4座水库实施联合调度同时,暂停东风渠灌区上蜘蛛洞水电站的发电作业,还对东风渠进行间断性供水,促使居民节水。”东风渠灌区管理局调度中心主任袁丰兰说。

  尽管如此,水库的水位还是快速下降,到去年12月,西北口水库水位降至299米,比正常年份低10米之多。

  面对严峻供水形势,停不停生态泄流成两难的选择。

  宜昌市水利水电局介绍,黄柏河流域是宜昌生态保护的标杆,保护治理经验曾多次上央视,全年按标准泄放生态流量也是环境保护的硬性要求,停放事关重大。但如果不停,每月生态泄流达500万立方米,继续泄放生态流量对城区供水影响较大。

  几经权衡,宜昌市决定,从去年12月3日开始,将尚家河水库的生态泄流从1.88立方米/秒压减到1.4立方米/秒。调低后,每月减放生态水120多万立方米。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到今年2月初,上游来水仍然偏少。为保障春节期间宜昌城区供水,并防范后期供水风险,停不停生态流量,再次成为不得不面对的考题。

  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最终,经过多部门会商和宜昌市政府同意,从2月2日下午起,宜昌黄柏河东支流域水量实施应急调度,暂停尚家河水库生态流量泄放。

  “从去年12月3日至今,尚家河水库共减少生态流量泄放近1000万立方米,相当于宜昌城区一个月的用水量。”胡维强介绍,通过减生产、限供水、停生态流量等措施,目前西北口水库水位稳定在299米,但若上游来水仍旧持续偏少,后期向宜昌城区供水风险依然较大。

  待解的难题——

  生态供水与生活用水如何兼顾

  “像黄柏河流域水库水位大幅度降低、生态生活用水出现较大矛盾的情况,目前全省比较少见,但若出现较严重的旱情,这种情况也会在其他地方出现。”省水利厅水库处处长胡学家表示。

  从全省来看,去冬今春未出现较大旱情,但在局部地区,仍存在降雨较少、饮用水源地水库蓄水量下降较大的情况。

  3月6日,在黄梅县饮用水源地垅坪水库,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去冬今春当地降雨较少,目前水库水位为62.75米,而一般年份,同期水位应在65米以上,水量减少了近1000万立方米。

  “目前生态流量泄放正常,城区供水也不受影响,但若后期出现严重干旱,可能会有影响。”黄梅县水利局工作人员介绍。

  数据显示,截至2月1日,全省各地水库蓄水量与去年同期相比,荆州、黄冈偏少近一成,宜昌、襄阳、荆门等地偏少近二成,鄂州、随州等地偏少近三成。

  饮水安全直接影响百姓生活,生态用水关乎长远绿色发展,都十分重要。胡学家认为,“但当生态生活用水出现较大矛盾时,应优先保障生活用水,毕竟民生是第一位的。”

  对此,武汉大学水电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黄介生也表示赞同。

  胡学家建议,在调度上,各地要充分考虑上游来水、生活用水和后期可能出现的旱情,做到精准调度,生态流量泄放不能低也不能高。若生态泄放过量,可能就会影响蓄水量,干旱时就影响生活、生态供水。

  “河流生态流量的内涵和计算方法尚不统一,还需完善制定相关标准。”黄介生说,目前,河流生态流量的确定主要依据河流枯水期历年径流量资料确定,系统考虑上游来水和城市生活用水的动态变化不够,因而,干旱时可能就会出现生活用水和生态用水矛盾较大的情况。要避免这一情况,需系统研究制定生态流量泄放标准,长远调度协调,尽量做到生活生态用水协调共享。

  黄介生认为,何时调减生态流量、调减多少,何时停放生态流量,也无相关标准,还需要系统研究。

  ——【小资料】——

  何为生态流量泄放

  生态流量泄放是指水库、水电站、涵闸等水利设施,向下游河道泄放用于维持水生态平衡、保障水环境所需的最小流量。原则上,生态流量基值不小于水利设施所处位置的多年平均天然径流量的10%;当天然来水流量小于规定下泄生态流量时,按实际来水流量泄放。

  2017年底,我省在局部地区开始实施生态流量泄放,2018年全省推行全年每天24小时不间断泄放,并探索实施远程监控。目前,我省1000多座小水电站和大中型水库都已按要求,全年泄放生态流量。(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祝华 通讯员 彭定新 实习生 朱远)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273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