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农机的盲人兄弟
2018-07-04 16:49:1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武汉7月4日电(连迅 李晓笛)眼睛看不见但心里很亮堂。湖北襄阳盲人兄弟周付喜、周成喜相继双目失明后乐观面对生活,坚持苦练农机维修技术,26年来已为农民朋友维修农机3万余台。

  周付喜、周成喜是襄阳市襄州区古驿镇人,系双胞胎兄弟。1992年周付喜视网膜脱落致双目失明。“刚开始很不适应。”周付喜说,当时自己只能倚着父母的肩膀行走和生活。无尽的黑暗和生活的不便让周付喜心里充满愤懑和绝望。我是不是以后当个废人活下去?父母老去离开我该怎样生活?这些问题一度在周付喜脑子里翻腾。

  慢慢地周付喜内心恢复了平静,性格外向豁达的他坦然接受了失明现实。为了不给年迈的父母增加负担,也为了自己的后半生能安然度过,周付喜决定试着做点事情,让自己的生活重新走上正常。因为之前做过农机手,凭着自己的农机驾驶经历和一点修理农机经验,周付喜在古驿镇开办了一家“盲人修车”修理部,开始为乡邻维修农机。

  修理部成立之初,只有两间门面三四名维修工人,工具简陋,服务单一,仅限于对农机进行维修保养。刚开始周付喜在工作中总是出错,要么拿错工具、要么弄伤身体,身上经常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但他没有打退堂鼓。功夫不负有心人,靠着坚强的毅力,周付喜逐渐练就了“听”“摸”等农机维修绝活。无论是发动机、轴承、拖拉机缸体等故障,只要周付喜仔细听一会儿便能找到故障,关键部位他用手摸也能发现问题所在。

  不幸的事再次发生。2009年周付喜的双胞胎弟弟周成喜也双目失明。失明后的周成喜也加入了哥哥的修理部,负责钻机打孔和螺丝及工具的发放。钻机打孔需要长期在机床上来回操作,一个正常人做这项工作都不容易,对于双目失明的周成喜来说更是艰难。刚开始,因为钻机打孔打不到位,周成喜做出来的零件多是废品。但周成喜没有放弃,他不断摸索、想办法,如在手柄上做个固定胶绳等,帮助自己可以随意操作这些工具。

  周付喜、周成喜兄弟分工协作、互相配合,两人的维修技术越来越高,维修生意也越来越好。四邻八乡的村民农机出了问题,或电话请教,或开农机到修理部维修,络绎不绝。“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晓得周师傅技术是一流的。我这个东方红554拖拉机开来以后,他一听就知道是曲轴坏了。”古驿镇高庄村六组农机手王有兵是老顾客,对周付喜的技术赞不绝口。

  更有外地人慕名邀请周付喜上门解决“疑难杂症”。据周付喜讲述,去年相邻的丹江口市有村民的农机出了故障,机器安装了9天都没装好。周付喜受邀前去维修,上午11点赶到,夜里10点就安装好了。农机主人喜出望外,连声对周付喜说“你真是神了啊”。

  凭借着过硬维修技术和诚信经营,周付喜兄弟的农机维修业务越做越大。在周付喜的维修部几乎每天都有几台农机需要维修,最忙的时候一天有20多台农机待修。襄州区农机办主任徐南清介绍,周付喜的农机维修范围已覆盖到襄州区黄集、伙牌、龙王、石桥、双沟、程河、朱集等镇。“与古驿镇相邻的河南邓州市、新野县等地也有农机手赶来维修农机或寻求会诊修理。”徐南清说。

  为满足业务需要,周付喜兄弟多方筹措资金,在地方政府及农机主管部门支持下征地15亩,新建了盲人机械修理厂,成立了农机专业合作社。修理厂建成维修车间2000平方米、停车场1200平方米,购置大中型维修机械30台(套)。目前修理厂拥有12名技术人员,其中8人具有中级工维修等级资格证书。修理厂每年维修收割机1400台左右,拖拉机1700台左右,其他机具1500台左右,年收入达140万元。

  现在除了维修农机,周付喜兄弟还对外承接定做、加工、改装农机具及农机具销售等业务。“人活着就要争一口气。我靠自己本事自食其力勤劳致富,日子过得很踏实。”周付喜说。(完)

周付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付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付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成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成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成喜工作照。新华网连迅 摄

周付喜外出维修农机。新华网连迅 摄

周付喜的维修厂。新华网连迅 摄

(责任编辑:余凌云)

相关新闻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1771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