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飞阅长江国社@湖北融媒体炫直播新华访谈手机网栏目中心创新业务品牌活动

长江引航人37年以船为家独护一盏灯

2018年06月07日 16:37:17 | 责任编辑: 刘晓丽 | 来源:新华网

图为长江武汉航道处天兴洲航道维护基地船长吕洪。新华网 欧阳小洁 摄

  新华网武汉6月7日电(刘晓丽)“你看,左岸白色标,右岸红色标,只有它们连成线的区域才是我们提供给船舶航行的通道,这么宽的江面,看上去都是水,江底下其实就像沙漠一样高低不平,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行船,而且沙堆还在不停地流动……”57岁的吕洪望着江面娓娓道来,他是长江武汉航道处天兴洲航道维护基地船长,在余家头至长油烟这段里程15.5公里的航道内已经工作了37个年头。37年来,守护航标灯是吕洪和同事们做的最重要的事,在日复一日的巡航中,航标船变安全了,灯变高级了,江面上来往的船舶也显露出一片繁忙的景象。

  出航,检查标志,恢复标志,放灯……24小时待命,枯水期时水位下降,要找到一条能够通行的航道并不容易,需要吕洪和同事们不停地摸索和探测水深,调移标志,才能找出一个江水流速不算很快,可以让船舶顺利行驶的“道路”。冬天的时候,标志船的甲板容易结冰,防滑鞋都不顶用,航道工人们在鞋面上绑上草绳防滑,一步一步挪到船上作业。

  汛期时,随着水位不停上涨,航道工人们更是要全体上岗,随时待命。否则,标志船下的钢丝承重达到极限,船会发生漂移,如果漂移的标志船没有被及时恢复而误导了船舶,在天兴洲这段有着二七长江大桥、天兴洲长江大桥、武汉长江二桥、在建的青山长江大桥以及青山工业港等众多大型港航码头的航道里,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让吕洪最为自豪的是,工作这么多年来,他所在的辖区内没有出现过任何等级事故。尽管如此,他仍然认为守护航道的工作其实很单一,在本质上这些年也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说起与航道息息相关的事物,这位37年伴随长江潮起潮落的引航人却感叹到:“航道起了大变化。”

  船变了。吕洪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他刚从汉口航道处测量队到航道站的时候,航标船是长6.7米,宽不到1米的小船,他和同事们为避免上船作业的时候船被踩翻,往往采取蛤蟆跳的方式趴到灯船上,再慢慢站起来进行作业。冬天航标船上结冰了就要更加小心,以免一不小心滑到江里。

  “现在就不一样了,灯船都已经更换成了10米长的大船,上船作业的时候很平稳,可以说有效地提高了作业效率,也保障了航道工人们的人身安全。”吕洪说。

  灯变了。“刚刚工作的时候航道站用的是需要定期更换充电电瓶的航标灯,那种老式电瓶里是稀释的硫酸,航道工人们的皮肤、衣服常常会轻微挂点彩。”几十个航标灯,每隔一两周就要全部更换一遍电池,航标船漂移流失了,航道工人们就得沿着江到下游寻找,最远的时候从天兴洲一直找到阳逻以外。

  “现在好了,航标灯换成了太阳能灯,灯上载有GPS,不管漂到哪个位置,我们一看可以直接奔着目标去,这是最大的变化。”吕洪说。

  往来船舶也多了。吕洪介绍,早些年的时候,江面上每天过往的船舶数量较少,基本上都是载重一两百吨的小船,偶有遇到载重500吨的船舶,吕洪和同事们都会感叹一番“好大的船!”。

  “现在,500吨的船都已经被淘汰了,都是800吨、1000吨的。而且船不仅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了,江面上每时每刻都有来来往往的船只,这也是长江航运经济最明显的变化吧。”

  设备先进了,船多了,责任也更重了,吕洪说,趸船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家,他将继续在长江上坚守。

   1 2 3 4 5 下一页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47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