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武汉外卖哥一年要跑2万公里 “万元骑手”凌晨还奔波在路上
2018-06-04 21:23:54 来源: 长江日报

美团西北湖片区骑手陈国平 记者孙珺 摄

  6月是外卖高峰期,传闻外卖小哥月薪过万,敌过白领,是否真这么轻易能拿到?连日来,长江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6月2日下午4时,武汉后湖汉口城市广场星巴克对面的一块空地上,聚集着二三十辆电动车,分别搭载着美团和饿了么两大阵营的黄蓝外卖箱。骑手们陆续开始接单。

  美团外卖小哥、90后“小九玖”露出已被初夏阳光晒得黝黑的手臂。“我刚干一个多月,一个月可以赚五六千元。” 他说,同行中“月入过万”确实有,但不多,一个站一两个吧。

  “单王”凌晨还奔波在路上

  外卖也是他们的午饭

  6月2日22时30分,“小九玖”骑车走在下班的路上,在路边的小餐馆,和女朋友一起吃饭,点了份青椒肉丝。

  “每天上午9点半开工,到晚上9点。”“小九玖”说,上午11时到下午2时是高峰期,送完再吃午饭。下午2时到4时,可稍休息下,下午4时开始一直要忙到晚上9时。

  跑硚口玉带正街片区的饿了么骑手程福江作息时间和“小九玖”一样。不同的是,程福江会在休息时间里,接一些零星的单子,下午茶时间照样跑起来。

  6月3日中午12时,美团西北湖片区骑手陈国平将餐送到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他是大伙眼中的“单王”,上个月接了1500多单,平均每天50多单,收入过万。除了白天的连轴转外,他还接夜班的单子,经过中午和下午两个高峰后,晚高峰是晚上9时至次日零点。“夜间时段,配送费会高一些,一单可以挣到八九块钱。”陈国平说,现在晚上点夜宵的人特别多,连三五醇这样的酒店也开了夜场,供应外卖。他经常拎着虾饺、凉菜,骑着电动车,奔走在凌晨的武汉街头。马场角有一些老旧的社区,门牌号不好找,客户也说不清楚,他就得一路寻过去,或者在群里求助同事。

  外卖骑手的午饭也常是外卖。有时候自己发个单子接了,还可以赚个配送费。有时候就坐在相熟的小餐馆里边等餐边吃,顾客的餐好了,自己就打包趁送餐的间隙解决。晚饭时间大多在晚上9时以后,有的回家吃,有的在路边对付一口。

  骑手每个月的休息时间也各不同,有的2天,有的4天,还有的基本没有休息日。“五一、十一,大小长假都会选择上班。”靠计件拿薪酬的骑手们,一停下来,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骑手们给记者算了算,一个普通骑手,按照每天35单,每单的路程平均2公里计算,刨掉休息日,一年的送餐距离约2.3万公里,这相当于从武汉到西藏,往返3趟有余。

  多数外卖小哥收入五六千元

  一个差评要用30个好评去抵消

  “小九玖”给记者看了他的工资单,一个月收入五六千元。他说,后湖片的站里20多个外卖小哥,月收入五六千元的居多,过万的,他们站里就一个。

  “上个月我接了700单,有80多个好评。”小九玖说,一般我会跟顾客说,给个好评吧!“看我们不容易,顾客一般会给好评,但也有很多人不愿意重新点开APP。”

  他告诉记者,一个好评可以奖励1块钱。一个差评要用30个好评去抵消,也就是损失30块钱。有时,是店家配错了菜或者吃出了脏东西,顾客会连同外卖小哥一起给差评,他们“背锅”很冤枉。但还好有申诉机会,查实后可以取消差评。如果确实是自身的原因,就得为差评买单。

  “不仅是把餐送到,送餐速度和服务评分都是很重要的考核数据,会直接影响到系统以后给你派单的多少。”去年10月入行的陈国平说,现在每单的预计等待时间都在半小时左右,所以一定要快,否则超时了就会影响评分。让他感动的是,去年12月,下雪天,他步行送餐到惠西小区,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怕他找不到路,专门到楼下来等他。“有时候,这些小感动,可以让人高兴一整天。”

  33岁的陈国平几年前和妻子从老家河南信阳到武汉,上一份工作是装修工,有时候一天接不到活,一个月收入4000多元。妻子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他属于很拼的骑手,上月收入1.1万元。他说,“也并非月月过万,平均下来每月收入在八九千元上下。我在努力攒钱,准备在老家的宅基地盖个两层楼的房子,估计得20万元。两个孩子跟着老人在老家,希望以后可以到武汉来上学。三年内希望可以实现这些目标。”

  干了3年外卖小哥的程福江是黄陂人,今年28岁,他一趟最多可以跑10单,每月收入7000多元。他说,这两年存了一些钱,刚刚在丹水池买了属于自己小家庭的房子,两室两厅,首付30多万元。

  链接>>>

  外卖巨头风云剧变 直接影响小哥收入

  不仅仅要拼个人的体力、脑力,这几年风云变幻的外卖市场直接影响到了一线小哥的收入。据《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美团外卖以46.1%的份额居市场第一,而第二名饿了么市场份额占比为39.5%,第三名百度外卖份额占比为6.4%。2017年底,饿了么正式合并百度外卖。今年4月,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以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一边是有阿里扶持的饿了么,一边是背靠腾讯的美团,虽然有滴滴外卖的半道杀入,但总体上来看,两强格局暂时不会有太大变化。也正因为背后的“战争硝烟”告一段落,市场逐渐成熟,体现到一线外卖小哥的收入上——业务量增大,总体收入并未明显上升。

  硚口太平洋区域饿了么负责人刘合书介绍,和几年前相比,外卖小哥的底薪普遍取消了。现在,虽然没有底薪,但有激励机制以及高温补贴、全勤补贴等。比如,送单600单以下,每单5元,600—1000单,每单6元,1000—1400单,每单7元。

  程福江说,现在都是平台智能派单,即根据骑手距离店家的远近来派单,一单接完了,马上系统派发新的单子过来。

  业内人士透露,“武汉的外卖小哥,美团加上饿了么(包括百度外卖),大约1.2万名。收入过万的不到一成,大多月薪为五六千元。”

 

(责任编辑:连迅)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2935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