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湿地之宝"面积急剧下降 12.6万亩芦苇命运堪忧
2018-05-28 10:28:14 来源: 湖北日报

图为:近期,我省某地长江洲滩,大片芦苇遭砍伐。

湖北日报讯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磊

  沿着芳草丛生的江边小径,走向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江风吹来,高大的芦苇如海浪般起伏。抬脚之间,惊起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5月16日,石首河口芦苇荡,美丽的湿地景观令人陶醉。

  每年,芦苇在春天抽芽初生、夏秋拔节快长,秋冬由青转黄。11月初,人们将其收割,送往造纸厂。

  望着已长到3米多高的芦苇,石首洲滩管理局河口所所长李远东却是满脸愁容,“往年这个时候,芦苇早就拍卖了,今年却没一家企业愿意订购。”

  3月15日,湖南省有关部门下发《洞庭湖区造纸企业引导退出实施方案》,2018年,环洞庭湖三市一区坚决退出制浆产能和落后造纸产能,2019年全面退出造纸产能。由此,专供湖南造纸企业的石首芦苇“出口”被完全堵死。

  不仅是石首,全省各地仅剩的12.6万亩芦苇都面临同样困境。“卖不了钱”的芦苇可能被其他经济作物取代,芦苇面临消失的危险。

  省芦苇协会发现,今年4月,已有地方开始大规模砍伐芦苇,准备改种其他作物。

  在长江大保护的背景下,最后的芦苇荡何去何从?这一问题十分急迫地摆在我们面前。

  越来越陡的下降曲线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里说的蒹葭,就是芦苇,多美的画面啊!”省芦苇协会秘书长王怡摊开一张发黄的芦苇土壤资源分布图,“这是20多年前的图,可以看到那时芦苇在湖北分布有多广泛。”

  据统计,上世纪80年代,我省芦苇面积高达103.4万亩,2007年尚存42.2万亩,到2015年,降至20.4万亩。今年,仅剩下12.6万亩。王怡说:“最近10年,下降的曲线越来越陡,速度越来越快!”

  省造纸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顿志强介绍,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电子媒体的普及,文化纸需求量大幅下降。湖北文化及特种用纸2010年产量是87万吨,2017年已降至29万吨。

  “这直接导致作为文化纸原料的芦苇快速失去经济价值,众多洲滩芦苇荡湿地被围堰开垦,用于种植经济作物。”省芦苇协会老会长蔡明星说。

  以洪湖为例,2008年,北洲站4500亩芦苇改种速生林。2009年起,白斧池站8500亩苇洲被分批开发。2015年,泥洲站6500亩苇洲种植竹柳。洪湖芦苇总面积由4.4万亩萎缩至2万亩。

  石首芦苇面积则从高峰时的6.3万亩,下降到现在的2.5万亩。嘉鱼1.9万亩芦苇改种其他作物,仅剩0.6万亩。

  江陵、松滋、公安、枝江、汉川等地的芦苇,近些年消失殆尽。

  2010年,省政府原参事、省经信委原巡视员朱光才曾向有关部门提交《关于加强芦苇资源保护的建议》。“那时芦苇下降非常快,年减少10%以上,只有33万多亩了,我非常着急。”朱光才当时断言,照此下去,10年内湖北的芦苇资源将全部毁灭。

  “现在竟然只剩12万多亩了。”朱光才不希望自己一语成谶。

  仅剩的芦苇面临大考

  据省芦苇协会调查,目前,我省大片芦苇所剩不多,分别为监利4.5万亩,石首2.5万亩,蔡甸2.2万亩,洪湖2万亩,仙桃0.8万亩,嘉鱼0.6万亩,主要分布在长江及其支流的洲滩。

  洞庭湖区造纸企业退出制浆造纸产能,我省又没有芦苇造纸生产线,这些芦苇的去留面临严峻大考!“我们每年都是‘卖青苗’,芦苇出苗的时候就一次性拍卖给企业。主要供给湖南岳阳、沅江的造纸企业。”石首市洲滩管理局局长曹伟介绍,今年春节过后,石首将芦苇资源挂上政府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迄今没有一家企业来认购。

  石首河口芦苇场管护芦苇面积有1.15万亩。李远东说,今年的芦苇种植管护费都是借的,如果卖不出去,会直接影响芦苇场员工的生计。

  监利县芦苇管理站站长罗立红忧心忡忡,“我们的芦苇都承包出去了,承包期在5年以上,用途是造纸。明年3月就有3万多亩到期,后期没人续包。”

  洪湖市的2万亩芦苇,大部分承包给企业,市芦苇管理总站站长杨秋幸说:“承包企业已明确表示到期不再续包。”

  蔡甸沉湖湿地的2.2万亩芦苇,目前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退化萎缩。

  仙桃芦苇虽被纳入沙湖国家湿地公园,但由于经费落实不到位,保护已难以为继。

  王怡说,湖北最后的芦苇荡,正面临一场“生死劫”。

  专家呼吁留住“湿地之宝”

  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研究员李建强介绍,湖北的芦苇是“南荻”,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独特优质物种,其生态价值是意杨等外来物种无法比拟的。芦苇荡繁茂静谧,干湿兼备,便于水鸟、哺乳动物、爬行动物等藏身栖息,是它们生活的家园。初步统计,在长江沿岸芦苇湿地生存繁衍的水陆野生动物有140余种,珍稀的麋鹿就生活在石首长江滩涂的芦苇荡里。“保护芦苇资源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

  李建强还说,芦苇是最好的水质净化植物,可谓“湿地之宝”。它能大量吸收水体中的污染物,特别是对氮磷等有机质和重金属具有强大的吸附、转化、降解作用。芦苇生态湿地被称为是天然的大功率污水净化系统。“保护芦苇就是保护湿地。”

  中科院武汉植物园副研究员闫娟说,芦苇能有效防止水土流失,是防洪保安全的重要植被。芦苇大多生长于洪泛区,植株高大密集并有盘根错节的庞大根系群,能减缓岸边洪水的流速和波浪对防洪堤的冲击力,防止洪水对河岸、堤防的侵蚀。“保护芦苇,就是保护长江。”

  目前,很多洲滩被当做土地资源在利用,而没有作为湿地资源来认识和保护。在多方利益驱动下,洲滩芦苇湿地成为最易受伤的对象,生态功能处于崩溃边缘。大量芦苇荡被改种意杨等速生经济林,或者直接围堰改造成了农田,在开发中土壤逐渐硬化、板结,地力退化,已完全不适合芦苇生长。“更重要的是,芦苇荡被侵占后,形成了各种利益主体,有的甚至已经变更土地性质,被永久性侵占。”省芦苇协会秘书长王怡说。

  5月15日,省委通过的《关于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湖北重要讲话精神 奋力谱写新时代湖北高质量发展新篇章的决定》指出,加大长江生态修复力度。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等生态要素,扎实开展重要生态功能区保护和修复。“实施湿地保护和生态修复,是长江大保护的题中应有之义。仅剩的12万多亩芦苇不能再毁了!”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桑涛等专家呼吁。

(责任编辑: 陈剑)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2897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