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无人货架在汉悄然收缩 配送成本货损率过高是主因
2018-05-25 10:59:17 来源: 长江日报

  近日,一篇名为“江湖再见”的公告声称果小美“今后将没办法陪大家了”,再度引发大家对无人货架未来走向的担忧。23日,记者在果小美官网上看到,公司声明此公告并非果小美所发,但承认公司正进行“战略转型”,下一阶段将“主攻云端电商”以及“现有货架精细化运营”。

  去年以来,武汉不少公司的茶水间或楼道都出现了一种开放式货架,上面放着薯片、饼干等常见零食,有的货架旁边还配有一个放饮料的冰柜。没有售货员,也没人监督,写字楼的白领们休息时间自助挑选商品,手机扫码付费。

  23日,长江日报记者探访无人货架在汉的布点和经营状况发现,果小美、猩便利等无人货架在武汉悄然收缩。

  在写字楼云集的泛海武汉CBD、武昌武珞路,部分写字楼里的果小美、猩便利等无人货架均已经停止补货,有的甚至已经撤柜。“撤柜一段时间了。”泛海写字楼内一家文创公司的员工李小姐告诉记者,刚开始七八个货架同台PK,蛮多人尝鲜,慢慢有的货架补货不是很及时,后来干脆停了。

  对于目前在武汉的点位数量,猩便利上海总部公关部人士表示,截至去年11月,全国布点3万个,但现在最新的数字暂时不方便公开。果小美的官方客服电话则一直处于忙线状态,无法接通。

  记者了解到,这些无人货架供应商和企业的合作形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企业员工自费购买零食,零食货架提供商自负盈亏,企业不负责管理,也不收取场地费用;第二种是企业提供零食补贴,员工购买零食享受部分折扣;还有一种是企业总包的形式,由企业付费购买零食作为员工福利免费向员工提供。目前以第一种模式居多,无人货架供应商的主要收入均来自商品销售。

  “多数从业者认为办公场景相对封闭,熟人之间也可以形成道德制约,即便有盗损情况发生,也应该在可控范围内,但目前来看他们预想的结果和现实差距较大。”多年从事供应链管理服务的陈宏说。

  一家无人货架创始人易涛表示,上线头三个月,货损率已经从4%攀升至10%,随着规模慢慢扩大,付款率还在往下走,有时甚至低于50%。”

  “我们在货架上有贴画,用了不同的宣传语提示大家诚信付款,也考虑加装摄像头。”易涛想了很多办法,“但只要有人知道拿了东西可以不给钱而且没有后果,就会扩散。这个挑战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很多。”

  对于货损,猩便利上海总部公关部人士说,“全国来说,一二三线城市的区别较大。下沉越多,问题也越多。”

  另外,物流配送、推广费用等运维成本也使得无人货架难以维持。“配送一单的成本在80元。”业内人士透露,配送成本与点位数相关,布点越多,配送成本越会下降,但是后期的维护成本又会随之上升。(长江日报记者孙珺)

(责任编辑: 陈剑)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长江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2887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