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水道护航人
2018-03-28 15:07:3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武汉3月28日电(连迅)“遇到困难,咬咬牙也就闯过去了。”长江宜昌海事局枝江海事处现场监督员、渡船主管秦孔超进入海事系统工作后,靠年轻人一股子闯劲克服种种困难,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长江水道护航事业。

  长江水道过往船只密集,航运业务繁忙,人称“黄金水道”。2011年,秦孔超从厦门集美大学毕业后考入宜昌海事局,被组织分派到枝江海事处下面的七星台镇工作,成为一名保障船舶安全通行的“黄金水道”护航人。

  在枝江海事处,像秦孔超这样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并不多。由于每个年轻人所在的部门和位置不同,平时彼此间基本上碰不到面。远离家乡工作在偏僻乡镇,“有时候想找个同龄人说说话都找不到”,难免让秦孔超心生寂寞。为了克服孤独感,工作之余秦孔超就看看书、钻研一下业务,让自己变得忙碌一些。

  在七星台镇工作,秦孔超的身份是现场监督员。“主要职责是对过往船舶巡航检查、渡船日常管理、船舶安全检查及安全事故调查等。工作内容比较杂,非常具体”。刚开始,秦孔超发现实际工作和自己设想的并不一样。“没有经验,许多时候摸不到门路,工作不知道该从何入手,觉得很难。”但秦孔超并没有气馁,一时困难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别人能做好的事,我也一定要做好。”

  随着工作的深入,秦孔超发现只有不断与船员朋友深入接触,替他们着想,取得他们的信任,自己的工作才好开展。

  有一个发生在秦孔超和渡船船员之间的故事,让秦孔超至今记忆犹新。渡船船员叫彭开全,是鄂枝江0061渡船的驾驶员,也是这艘船的船长。那是2011年年底,秦孔超随其他同事到现场做安全检查,按照相关要求秦孔超对这艘渡船的工作提出一些异议,需要渡船按照规定及时整改。已经干了几十年航运工作,被一个毛头小伙子挑出毛病,当时彭开全心里面特别不舒服,抵触情绪明显。

  离开现场后秦孔超反思,自己为渡船安全运行着想提出意见,为何船长还不高兴呢?或许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还要深入的和彭开全多交流多了解。在日后的沟通交流中,秦孔超发现渡船船员工作起早贪黑,是个非常辛苦的职业。为此在后来的工作中,秦孔超尽己所能为他们提供服务,帮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彭开全腿脚有点不灵便,走路不方便。遇到船舶证书更换及自己的适任证书更换时候,需要多次往返宜昌和枝江,这让彭开全很是头疼。获知这一情况后,秦孔超热心帮助彭开全解决难题。他帮助彭开全把相关材料准备好,带着他去医院做体检,帮着他把资料递交到相关部门。证书换下来后,秦孔超把证书领回来交到彭开全的手上。慢慢地秦孔超和彭开全建立了感情,两人逐渐成了朋友。从此以后彭开全每次都热情对待秦孔超,积极配合秦孔超的工作。

  经验不断积累,秦孔超工作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他每天早上8点半之前赶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中电子巡航系统和视频监控系统,查看辖区34条渡船的航行情况以及24个渡口的基本运行情况。经过筛查,他判断哪些渡口需要去现场驻守维护,然后就马上赶过去。秦孔超变成了一个大忙人,工作起来不知不觉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就过去了。有时中午来不及吃饭,就要匆匆赶赴下一个工作现场。

  转眼间七年过去了,秦孔超由一个毛头小伙子成长为一名工作经验丰富的海事人员。2017年下半年,秦孔超的女儿出生。因为和妻子分居两地,女儿就由妻子照顾。初为人父而不能尽为父之责,繁忙工作之余秦孔超只能通过视频看看女儿的成长。遇到女儿打疫苗或生病去医院,秦孔超也只能暗中着急。“我们海事机关基层工作人员许多都是两地分居,这让我们对家人、对妻子儿女都有许多愧疚。”秦孔超说。

  长江枝江段属于浅水航道,水急弯多,船员操作困难。正是由于秦孔超和同事们辛勤坚守,这段航道近些年来没有发生一起较大以上事故。“我们辖区平均每天有近400艘大小船只、20万吨左右货物安全通过。看着这些船只平安通行,我觉得我们的付出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秦孔超自豪地说。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秦孔超工作照(连迅 摄)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秦孔超为运行船舶送新春祝福(连迅 摄)

秦孔超工作照(欧阳小洁 摄)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1771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