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劳动保障监察机构提醒:先弄清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
2018-02-01 20:50:18 来源: 湖北日报

  本报“暖薪”行动开展以来,接到许多讨薪电话。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将有效线索陆续转交给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立即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分派到案件发生地的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同时要求各地在规定时间内反馈。

  记者发现,众多反馈意见中,有一组词语被频频提及——“劳务关系”与“劳动关系”。

  “以往劳动争议大多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但随着新经济、新业态快速发展,在新的用工方式出现后,在互联网金融及信息服务等领域也出现不少劳动争议。这些新型争议,较传统案件处理难度更大。”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相关负责人说。

  网络主播、外卖送餐员、网约车司机、网络平台签约家政服务人员……这些“新业态”的从业者,他们与平台之间,到底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不同关系的劳动者又该如何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作为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认定的主要部门,省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处有关负责人说:“一字之差,大相径庭。”

  2017年硚口区唯一一起移送司法机关解决的讨薪案件,就涉及互联网金融这一新业态。“在这起案件中,我们之所以能成功帮助劳动者拿到工资,就得益于他们提供了许多能证明‘劳动关系’的有力证据。”武汉市硚口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队长曾凡说。

  2017年1月16日,硚口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接到赵某等18名员工投诉。他们反映,上海棕石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拖欠其劳动报酬30余万元。为了证明自己与上海棕石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的“劳动关系”,18名员工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到了许多证据:同该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或入职登记表、考勤记录、工资欠款明细、公司花名册、公司为员工发出的《致歉函》等。“关键是签了劳动合同和入职登记表,使劳动关系成立。”曾凡解释。

  得益于这些证据,经劳动保障监察部门调查,该公司于2016年6月至2017年1月之间,共拖欠18名投诉人劳动报酬共计306445.08元。接报次日,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就对该公司下达了《责令改正决定书》。1月26日,公司法人、负责人覃某夫妇涉嫌逃逸,已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2017年2月6日,该案被移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2017年5月3日,在司法介入后,覃某夫妇支付了所有拖欠劳动报酬。

  省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处专家认为,“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的区别在于——

  首先,两者主体不同,劳动关系的主体是确定的,即一方是用人单位,另一方必然是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约束、管理。而劳务关系的主体是不确定的,双方的法律地位完全平等,雇员不受另一方规章制度约束、管理。“例如,顺风车司机、建筑工地的劳务公司,他们自己带生产工具入场,这是劳务关系。”省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处同志说,“快递企业则分为直营和加盟两类;网络主播又分为签约、合作分成和独立操作这三类模式。这都要审慎判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其次,劳动与劳务,两者劳动主体待遇不同。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除获得工资外,还有必须参加社会保险;而劳务关系中的自然人,一般只获得劳动报酬,也可以约定其它待遇。

  最后,两者适用法律不同。劳动关系适用《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而劳务关系适用于《民法通则》和《合同法》。

  “劳动者在进入新业态领域时,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应弄清自己到底与公司是属于‘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执法人员表示,“主张获得‘劳动关系’权益的劳动者,应积极督促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同时,注意在工作中保存工资发放记录、花名册、入职登记表等相关信息。这不仅涉及到劳动报酬问题,也涉及解除劳动关系时的赔偿金额问题和社保关系等。”记者李玉麟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22356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