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那个设计武汉长江大桥桥墩的人走了 告别周璞,“6人同学组”仅一人在世
2017-12-17 09:39:51 来源: 长江日报

  当年的同学合影,前排左起分别为华有恒、周璞、唐寰澄,后排左起分别为丁饶、李家咸、赵煜澄。周一桥供图

周璞。通讯员赵李源 成莉玲供图

  周 璞 承担大桥基础工程的试验设计和施工设计

  唐寰澄 全桥建筑美术设计,设计了大桥桥头堡

  李家咸 担任大桥钢梁初步设计及施工设计

  华有恒 参加武汉长江大桥钢梁方案设计

  丁 饶 大桥初步设计参与者

  赵煜澄(健在)大桥施工组织设计小组组长

  曾是武汉长江大桥设计小组成员的周璞,带着对大桥的眷恋走了。11月29日,这位中铁大桥局的高级技术顾问在武汉逝世,享年92岁。

  今年10月在武汉长江大桥通车60年纪念日前夕,长江日报记者曾见到一张珍贵的老照片,照片中6名风华正茂的青年是武汉长江大桥设计小组的主要成员,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参与完成了大桥的设计工作。如今,6人中又少了一位,仅剩一位在世。

  泛黄的设计小组“同学合影” 如今仅剩1人

  今年10月11日,62岁的中铁大桥局海外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周一桥来到武汉长江大桥,在通车60年的日子代他92岁的老父亲来看他的“儿子”。周一桥的父亲正是周璞,他把大桥当“儿子”。

  周璞是武汉长江大桥主要设计人员之一,承担基础工程设计。周一桥说,这些年,他经常陪老父在江边或大桥上散步,父亲曾指着8号桥墩对他说:“那是我设计的。”

  1948年,周璞从上海交通大学土木系结构专业毕业,1950年,国家筹备修建长江大桥,在北京成立了大桥设计事务所。“当时父亲正想干一番事业,就报了名,与同班的5名同学一同来到武汉,参与大桥初步设计”。

  在周一桥保存的一张略微泛黄的六七十年前“同学合影”中,6名西装革履的帅气小伙整齐站成两排,除周璞外,唐寰澄是全桥建筑美术设计,他设计的桥头堡美术方案,被周恩来总理批准为首选;李家咸曾先后参加和担任大桥钢梁初步设计及施工设计、大桥正桥部分桥墩基础施工设计组组长;赵煜澄曾担任长江大桥施工组织设计小组组长;华有恒参加了武汉大桥钢梁方案设计及江汉桥混合梁钢桥设计;丁饶也是大桥初步设计参与者之一。如今,6人之中仅剩下赵煜澄。

  “管柱钻孔法”试验施工设计在他手中成真

  武汉长江大桥的主要难题在于基础施工。大桥基础最初的施工方案是气压沉箱法。然而,武汉长江大桥多个墩位岩面在施工水位35米以下,气压沉箱的施工水深接近40米,在水下高压舱室内工作,人体器官的承受力达到极限,每人每天最多只能工作20分钟。

  在前苏联专家西林的大胆提议下,经过试验,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决定采取管柱钻孔法,其试验设计正是由周璞所在的设计小组承担。在前苏联专家和中国工程师共同努力下,经过艰苦的试验论证,“管柱钻孔法”被证实可行,此法不受水位限制,保障了工人的健康安全,还能加快施工进度。周璞还承担了水中8个主墩管柱基础的施工设计。

  周一桥回忆,武汉长江大桥通车的盛况,周璞却因出差遗憾错过。还是周璞的父亲给他寄去明信片,告诉他大桥通车典礼的盛况。

  60多年间,周璞参与了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武汉长江二桥、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汕头海湾大桥、西陵长江大桥、杭州湾大桥、孟加拉帕克西大桥等国内外诸多重大桥梁的建设。

  自学4国语言 82岁“正式退休”

  周一桥说,父亲为了能直接从国外的技术资料中汲取精华,原本就掌握英文的他还自学了俄、法、德、日等4国语言。

  1990年退休后,周璞受聘为大桥局高级技术顾问,作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继续发光发热。据周一桥回忆,在孟加拉帕克西大桥建设期间,75岁的周璞作为大桥局顾问远赴孟加拉,与孟方的监理进行技术谈判。后来,孟方监理经常会在施工现场提到:那位75岁的中国桥梁设计工程师,真了不起!

  在武汉长江二桥建设期间,周璞与他曾经的同学华有恒,两位当时已是69岁的老人,主动请缨承担世界上罕见的8米节段牵索挂篮的设计工作。

  在东海及杭州湾大桥施工中,他大胆提出采用整孔预制,以运架一体化架梁专用浮吊进行海上作业的方案,被大桥局采用,“小天鹅号”、“天一号”架桥重器因此筹建。

  牵挂着祖国的桥梁事业,周璞82岁才“正式退休”。“大桥的年青同志,请你们多多为国家做贡献。”今年4月,周璞为国家建桥新生代留下这句勉励。(记者韩玮 通讯员赵李源 成莉玲 马永红)

  

相关新闻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2123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