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警员朱蕾的20年坚守:爱这份工作无怨无悔
2017-11-14 11:10:32 来源: 新华网

朱蕾工作照(连迅 摄)

  新华网武汉11月14日电(连迅)“您好,110!”接警员朱蕾按下接听键,仔细询问报警事项,同时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在这个岗位上朱蕾已经坚守了20年,这句话重复了不下百万次。

  接警员岗位一呆20年

  1997年,朱蕾应聘加入武汉110报警台。“当时办公就是靠一部电话、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朱蕾回忆说,自己的工作主要是上晚班,把民警白天填写的接警单手工录入电脑。为了提高录入速度,工作之余朱蕾专门报了培训班,苦练五笔输入法。

  1998年,武汉市54家政府职能部门服务事项“捆绑”至110热线平台,朱蕾作为第一批接警员参与接警。1999年,武汉警方第一套110接警软件投用,实现了接警、处警、调度、反馈、统计、研判的全网上流转,朱蕾很快学会了接处警的整个操作流程。

  接警员必须对武汉市地理位置及各派出所管辖区域等烂熟于心,才能及时准确地通知民警出警。为此朱蕾经常下班后搭乘公交车在武汉市各地转悠。“从起点乘车一直坐到终点,默记附近的道路。不清楚时还要下车看一看,有时要连续坐几趟。”

  朱蕾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把市内各处标志性建筑物以及地点名称记在本子上,有空就拿出来翻一翻。慢慢地,她对于武汉市各地路名,行政区划划分,政府各职能部门管理范围和电话号码等情况都了如指掌,成了大家眼中的“活地图”。“这么多年,朱蕾在管辖地区的划分和警情的定性上基本没有出过错。”同事李忠恒说。

  20年的接处警工作,朱蕾钻研出一套“看、听、记”的工作方法:“看”,是仔细查看交接班记录和监控运行情况;“听”是倾听群众报警内容和诉求,快速判断案情性质并处置;“记”是随时记录工作中的重点、难点、疑点问题,事后研究解决。

  20年来,武汉110接处警工作从电话接警发展到电脑接警,从巡逻车接警发展到警务站接警,接警软件也已更新了5代。朱蕾掌握了过硬本领,每一次工作变化都能迅速适应。

朱蕾工作照(连迅 摄)

  处理好每一个接警信息

  长期的接警工作培养了朱蕾细致、敏锐的判断力,这为刑事案件侦破提供过不少有用线索。

  有一次,武汉东西湖姑李路附近发生一起命案,一男子杀死两人后逃走。第二天,朱蕾值班时接到一个男子电话,询问命案情况。几句语焉不详的问询过后,男子匆忙挂断电话。

  这名男子反常举动引起朱蕾警觉:“命案没有对外公开,他怎么会问起一些细节呢?”朱蕾马上回拨电话,发现是一部公用电话,询问了打电话人的特征后,朱蕾迅速将信息上报。警方据此进行调查迅速抓获了嫌疑人,原来打电话的男子正是凶手。“朱蕾提供的情况对破案起了关键作用。”110指挥调度中心副主任郑辉说。

  靠着110这条“热线”朱蕾也挽救了不少轻生者。今年3月份,值夜班的朱蕾接到一个年轻男子的电话。男子称身处江苏太湖边,希望“110热线”能帮他将“遗言”带给在武汉的女友。

  朱蕾先用言语稳定男子的情绪,耐心询问下,男子慢慢讲出实情。原来男子今年27岁,在汉认识了女友,两人已经恋爱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不料女友却提出分手。男子现在外地工作,联系不到女友,便想轻生。朱蕾边听边安慰劝解,还讲一些笑话来舒缓他的情绪。经过近一个小时开导,男子放弃了轻生想法。在挂电话前男子表示也想报名参警,将来也能帮助更多的人。

  武汉110接警一个班组日接警量2000余起,高峰时可达近万起,人均日接警量在200起左右。“一个班下来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朱蕾说,虽然这样也要时刻打足精神,因为接警员的一个疏忽就可能漏过一条线索,也可能耽误一条生命。“当那些走失的老人或者小孩找到家时,当解决了市民的一个难题时,当挽救了一个人的生命时,我们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朱蕾工作照(连迅 摄)

  爱这份工作无怨无悔

  除了繁忙的工作,朱蕾还要照顾家庭。“工作是责任,家庭也是责任,都要做好,不给自己留遗憾。”她说。

  2007年,朱蕾的父亲因“中风”瘫痪在床,母亲身体也不好,哥哥在外地定居,只有她在老人身边。朱蕾承担起了照顾父母的责任,下班了就去照顾父亲,帮父亲擦洗身体、按摩,更换床褥,陪他聊天。2015年父亲不幸去世,卧床8年身上从未长过褥疮。工作以来朱蕾一直是全勤,几乎没有请过假。“忙了工作忙家庭,太不容易了!”110指挥中心辅警管理负责人范建文感慨。

  110接警工作也难免会遭受委屈。一次一位市民来电报警称出租房内被盗,电话刚打通,报警人就和房东吵了起来。朱蕾在电话里反复询问,报警人却反过来大声呵斥辱骂她。朱蕾没有生气,直到将情况了解清楚后才挂电话。

  “被报警人辱骂后,跑到厕所哭完了,再继续接热线。”朱蕾说,“市民是遇到困难才找我们,有时情绪难免激动,我们也能体谅”。

  2016年底,武汉市110指挥中心出台规定,从事接处警工作时间较长的接警员,可以调整到其他岗位,不参加倒班。但朱蕾放弃了这个机会,仍然继续她的接警员工作。有朋友问朱蕾,接警员工作辛苦工资又低,很多人都走了,她为什么还留在那里。“虽然你并不认识打来电话的人,但你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我习惯了这份工作,也爱这份工作,无怨无悔。”朱蕾说。

朱蕾工作照(连迅 摄)

朱蕾工作照(连迅 摄)

朱蕾整理警容(连迅 摄)

 

 

  

相关新闻

分享文章至手机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21952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