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监利启动"合村并组"改革 六百多个村一下减掉近半
2017-11-01 09:35:12 来源: 湖北日报

  监利拥有150万人、220万亩耕地,是人口大县、农业大县,一直是“三农”问题焦点。2002年,为解决农民负担重、县乡财政穷、工作矛盾多、发展困难大等问题,该县曾开展闻名全国的农村税费改革。

  今年8月初,监利启动合村并组改革工作,全县638个村减至323个,减少315个,减幅49.4%。10月底,所有新的村名、路名、村部指示牌全部安装到位,目前正在进行农户门牌号码的制作与安装等“扫尾”工作。

  监利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李锋介绍,在此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例恶意阻挠和操纵破坏改革的违纪违法行为,没有出现一例在改革中不作为乱作为的事例。

  这是继农村税费改革之后,监利成功进行的又一次农村重大改革。

  因村部建设引发的改革

  此次合村并组的起因是村部建设。

  7月,省和荆州市先后召开基层党建“整县推进”现场会,要求所有村部3年之内必须达标——建筑面积300平方米至500平方米。

  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肖业辉介绍,此前农村村部普遍面积较小,不少村甚至没有村部,群众找干部办事只能到家里找。在服务职能下沉、阵地建设加强的要求下,村部建设成为基层组织建设当务之急。

  荆州市要求,2018年7月1日之前,所有村部建设必须达标。据匡算,新建一个300平方米的村部,至少需要120万元,监利全县638个村总共需要约7.6亿元。这是一笔巨大的财政负担。

  合村并组,成为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

  改革从8月1日启动,在制订方案时,监利县统筹考虑了合并村的历史渊源、水系自然、地理位置和资源配置等实际,特别重点考虑的是:合村并组多大规模合适?

  县委反复权衡,最终决定:根据当前农村治理能力现状,合村后多数村的人口规模为3000人至5000人,以4000人为主。

  监利县委书记黄镇说,以前,农村治理以监管为主,村干部要向农民征收公粮税费、组织农民防汛抗旱、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村级规模小有利于监管。现在,农村治理以服务为主,服务职能要下沉到村到户,村的规模适度有利于提高服务效率。

  基于这种考虑,该县131个千人以下村全部列入拟合并对象。

  尊重民意,确定方案

  监利县委定了个原则:强村并弱村,先进村带后进村,但最终以民意为主,不搞“拉郎配”。具体操盘由乡镇负责。

  福田寺镇党委书记鄢来平说,合村并组有四项任务,概括起来就是“四选”——选村、选人、选址、选名。“选村”就是跟谁合,“选人”就是谁当新村书记,“选址”就是在哪里建村部,“选名”就是新的村名叫什么。“充分尊重民意,让农民自己选择。”上车湾镇党委书记邵瑶瑶说,改革中,每个村都召开了4次大会,分别是村干部会、党员大会、群众大会、合并大会。每次开会包村干部都会发一张表,由村民自己填。镇里根据村民意愿,选择得票最多的方案确定下来。

  在此过程中,只出现过个别反复。

  按原定方案,红城乡姜铺村与荷花村合并。开群众大会时,姜铺村所有群众表示反对。他们提出:如果与荷花村合并,小孩就要从现在的县城学校红城小学转到农村学校刘铺小学。为此,红城乡党委书记黄祥多次进行协调,最终姜铺村和邓王村、王湖村三村合一,荷花村与杨垸村合并。姜铺村小孩上学就不用转学校了,群众表示满意。

  合村以后,谁当书记?

  在合村并组过程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村干部,特别是村支书,所以监利县把选准新村书记作为重点工作来抓。

  县里定的原则是“能力强的年轻干部上”。现实情况是,有些地方原来的书记们都想干,矛盾不可避免。

  三洲镇党委书记朱勇说,现在村支书待遇提高,按乡镇副科级发工资,一年大约4万元。很多村支书都有自己的“产业”,工作、生产两不误,村支书这个岗位在农村还是有吸引力的。

  上车湾镇新垸村由原重阳村和烟墩村合并,重阳村的书记年轻,烟墩村的书记经验丰富,两人都想干,党员群众也是各选各。怎么办?

  “合村不合心”就会产生“块块主义”,这对合村并组极为不利。镇党委研究决定,向新垸村派出一名优秀机关干部任书记,让改革平稳完成。

  监利县新合并的323个村中,绝大多数新书记都是在原来村支书中产生,由乡镇机关干部兼任新村支部书记的有24个。新书记产生后,原来的书记自动变成副职,工资待遇不变。

  县里特别规定,合村并组后所有村干部照常工作,等到明年村“两委”班子换届,根据上级精神核定职数,再由村民选举确定具体人选。根据上级组织部门确定的方案,村干部人数一般是5人,据此计算,全县村干部明年将会减少1500多人,占比约50%。

  李锋认为,监利此次合村并组,农民利益没有受损,干部待遇基本不变,村级债务锁定,项目资金不减,因而顺利稳定。

  改革效应,很快显现

  李锋介绍,最近5年,监利县城面积增加了10平方公里,达到33.63平方公里;县城人口净增8万人,达到45.29万人。5年来,全县农村人口减少17.65万人,现在约61.35万人,“空壳村”越来越多,“合村并组,有利于农村社会资源的整合利用。”

  合村并组效应很快显现出来。

  生产矛盾得到解决。福田寺镇福田村由项杨、福田、苏尹三个村合并,共享一条幸福河。合并前,三个村各自在河上修闸拦水建泵站,抗洪排涝摩擦不断;合并后,村里在幸福河上下游各修一座泵站,解决了排水抗旱矛盾。

  发展矛盾得到解决。“美丽乡村建设”要求整合资源统一规划。白螺镇杨林山占地600亩,周边6个村都有份,看到山上天妃庙香火旺,各村派人守庙分钱。由于每个村都坚持“不能整好你的田,挖坏了我的沟”,高产农田整理项目难以落地。六村合一以后,杨林新村统一资源,“美丽乡村建设”加速,目前,508万元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落地,900万元高产农田示范田获批,杨林山整体开发也获得客商青睐。

  土地流转矛盾解决。周老嘴镇滩河口村由曾王、赵港、金光村合并。原先,三个村都有低洼湖田,分散经营,没有规模效益。招商引资没人来,因为老板们租田动辄成千上万亩,一个村根本满足不了。三村合并后,村里统一发包,流转价格由每亩平均300元涨到600元,村集体收入增加,村民也因此受益。

  行政成本大大降低。以红城乡沙洪村为例,该村由炉火村等5个村合成,村干部由原来19名减少14人。每名干部年均收入2万多元,减少14人就可减少工资开支约30万元;每个村每年办公经费5万元,减少4个村就减少办公支出20万元;减少4个村就少建4个村部,可节省近500万元。

  据监利县委初步测算,本轮改革,监利全县合村315个,仅村部建设资金,可节省3.78亿元;大约减少1500名村干部,减少工资性开支3000万元,两者共计约4亿元。

  观点碰撞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徐勇认为,当前城乡一体化带来的公共服务愈来愈多进入农村,乡村治理呈现服务化趋势。作为公共产品,服务需要一定规模,规模过小导致资源浪费。从这个角度而言,合村并组有其合理性。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贺雪峰则认为,中国农村是“熟人社会”,村组是历史产物、基层建制单位,合村并组会打破原有村组长期形成的历史格局,破坏农村社会治理的传统基础。

  对此,李锋认为,“熟人社会”是基于农村封闭状态而言,现在农村条件大为改观,“朋友圈”越来越大,“熟人社会”理论土壤已不复存在。合村并组是新形势下加强农村治理的必然要求,符合农民群众愿望。(记者 罗序文 通讯员 程和平 宋从峰)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1888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