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不幸得“渐冻症” 北大女博士在汉捐出所有器官
2017-10-13 08:07:35 来源: 长江日报

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多次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 记者任勇 摄

  “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我要有尊严地离开,爸爸和妈妈,你们要坚强地、微笑着生活,不要为我难过。

  我走之后,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希望医学能早日攻克这个难题,让那些因为“渐冻症”而饱受折磨的人,早日摆脱痛苦。

  请遵循我的意愿:其他所有器官,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剩余肉体,火化后请将骨灰撒进长江,不要修坟头、占用任何地皮,不要给这个社会带来任何负担。

  不要举办任何治丧仪式,更不要收取亲朋好友、任何人的慰问金。请让我静悄悄地离开,不留任何痕迹,就如我从来没来过。”

  29岁的北大女博士娄滔,在患上“渐冻症”以后,留下“遗嘱”。在和病魔抗争2年后,2017年10月11日,娄滔就读的北京大学历史学院领导,特地赶到武汉汉阳医院,将一本北京大学“荣誉博士”证书,交到娄滔父亲手中。

  恩施土家女考上北大博士

  “女儿得了‘渐冻症’后,多次要求死后将器官捐献出来,这是她最后的愿望。”10月12日,54岁的娄滔父亲娄功余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汪艳梅是湖北恩施土家族人。女儿娄滔是两人唯一的女儿。

  2007年,娄滔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预科班。5年后,被学校保研至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又以笔试面试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院,攻读古埃及史。

  娄功余说,女儿高中就住校,独立生活能力很强。自从到北京读大学后,除手机、电脑需要父母额外赞助外,每月生活费标准,一直都是1000元。不足部分,则完全靠刻苦读书得来的奖学金。

  娄滔善于学习。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别人为论文忙坏了。但娄滔还在寝室看似漫不经心地养花、给同学做美食。最后一个星期,娄滔洋洋洒洒几万字的论文交上来,被评为优秀论文。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余凌云)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长江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 下载新华炫闻客户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21795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