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图文:千年后,他在故宫寻找东坡
2017-09-08 11:56:05 来源: 湖北日报讯

  

图为元 赵孟頫《苏轼小像》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

 

图为《潇湘竹石图》中国美术馆 藏

  每一个中国文人,都会在不同的境遇、不同的时间里,与苏东坡相遇。表达挚爱之思,莫过于“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月圆之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永恒的唱词;“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是归隐理想的终极表达;“大江东去,浪淘尽”里的千古风流人物,永远让人心潮澎湃……

  今年7月,作家祝勇出版新书《在故宫寻找苏东坡》,由他担任总撰稿的大型人文历史纪录片《苏东坡》随后在央视播出。

  作为故宫博物院一名研究人员,祝勇选取故宫收藏的宋元明三个主要朝代的艺术藏品,由书、画及人,在艺术史原物中找寻苏东坡的精神世界。而苏东坡的人生,与湖北黄州密不可分。本期读书,为您讲述东坡居士的黄州缘。

  黄州之缘

  始于好友沈括的“无间道”

  公元1071年,那个写出《梦溪笔谈》的沈括来到杭州,与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叙旧。天真的苏轼,丝毫没想到,这位好友是王安石一派送来的卧底。他拿走苏轼的诗集,逐条批复,上交给宋神宗,告他“词皆讪怼”。紧接着,王安石一派多人发难,指责苏轼“愚弄朝廷、妄自尊大”,要将苏轼送上断头台。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乌台”就是御史台,与其它衙门一律面南背北不同,御史台的大门是向北开的,取阴杀之意,四周遍植柏树,数千只乌鸦低空盘旋,因而被称“乌台”。

  有人偷偷告诉苏轼他被揭发了,他依然天真地说:“今后我的诗不愁皇帝看不见了”。直至被关进御史台的一口百尺深井之中,遭受摧残和侮辱,苏轼才彻底明白过来。

  当时,大才子的“粉丝”众多,当宋神宗要大赦天下为病重的太皇太后求寿时,大皇太后说:“不须大赦天下,但放了苏轼就够了。”

  这一年的12月28日,朝廷的判决来临,苏轼贬官黄州。苏轼的好友、向他通风报信的驸马王诜被革除一切官职,苏辙被贬官,司马光、黄庭坚、王巩等十多个好友因未主动举报他也受到程度不等的惩罚。

  荒野求生

  “月光族”的生存之道

  公元1080年二月初一,在儿子苏迈的陪伴下,一身是血、遍体鳞伤的苏轼踉踉跄跄地来到黄州。在这里,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他在江边打水漂,和农民、渔夫、樵夫、商贩谈天说笑,甚至央求别人给他讲鬼故事。但这样无拘无束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残酷的现实生活又给了他重重的一击:钱不够养家糊口了。生性洒脱的他虽为官多年,但一直是有多少花多少的“月光族”。

  当时黄州的物价水平,一斗米约二十文钱,携家带口的苏轼一个月开支最少也得四千多文,而作为谪放官员,他的薪水已经停发了,仅有一点微薄的食物供给。省吃俭用一年后,穿着单薄春衫的苏轼,发现了黄州城东一片荒芜的坡地。在这片百步长短的野地上,才子拿起锄头,开始荒野求生。在这里,他想起了心仪的诗人白居易当年被贬至忠州当刺史时,也居住在城东,于是将这块地称为“东坡”,自称“东坡居士”。自此,中国文学史和艺术史上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才算正式出场。

  如果有时光机,我们能在黄州与苏东坡相遇,这个此时两鬓皆白、又黑又瘦的耕田老者或许并不会吸引你的视线。

  黄州岁月

  文学和艺术创作的黄金期

  远离政治中心,在黄州的岁月,是苏东坡文学和艺术创作的黄金期。代表苏东坡一生书法艺术最高成就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在黄州完成的。《新岁展庆帖》《人来得书帖》《职事帖》《一夜帖》《梅花诗帖》《京酒帖》《啜茶帖》《前赤壁赋卷》等。

  公元1082年,苏东坡来到黄州的第三个寒食节。宿醉中醒来的苏东坡,看着窗外的雨,突然有了写字的冲动,他拿起笔,写下今天我们熟悉的行书《寒食帖》。

  如祝勇所说,这纸《寒食帖》,诗意苦涩,虽也苍劲沉郁、幽咽回旋,但放在苏东坡三千多首诗词中,算不上是杰作。然而作为书法作品,那淋漓多姿、意蕴丰厚的书法意象,力透纸背,使它成为千古名作。苏东坡在黄州所画的《潇湘竹石图》现藏于中国美术馆,祝勇说,当他看到画作在眼前展开时,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因为这是国内仅存的一卷传为苏东坡的画作,尽管它可能是后世摹本。近景中的巨石瘦竹,远景中的水烟山影,让人体会着当年东坡内心的淡远与坚守。饱经忧患的苏东坡,在46岁对艺术之美的极境忽然了悟。

  1084年4月中旬,苏东坡离开黄州调任汝州,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以后的日子,每当他遭遇政敌迫害,痛苦无解时,他都会想起黄州,甚至打算逃回黄州,在东坡重新开始耕种生涯。(记者文俊)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162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