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春天的“候鸟”——追记“农田院士”朱英国
2017-08-28 20:12:02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武汉8月28日电 题:逐梦春天的“候鸟”——追记“农田院士”朱英国

  新华社记者廖翊、李伟、俞俭

  冬“衔”稻种来,春“含”新种归,是“水稻候鸟”“农田院士”朱英国近半个世纪的真实写照。

  朱英国是著名遗传学家和水稻生物学家,中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先驱和中国杂交水稻事业重要奠基人之一,武汉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

  今年8月9日,朱英国因病医治无效在武汉去世。

  “育稼与民,功越神农。”人们以各种方式,缅怀为中国粮食安全奋斗一生的育种人。

  年少立志:为苍生不再挨饿

朱英国在湖北鄂州试验基地查看水稻生长情况(2013年9月8日摄)。新华社发

  1939年11月,朱英国出生在大别山深处的湖北省罗田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当个农业科学家,让天下人不挨饿,成为他懂事后的最大梦想。

  1959年,他如愿考入武汉大学生物系植物遗传专业。196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开始投身于水稻雄性不育与杂交水稻的研究。

  水稻是中国人的主粮之一,栽种历史悠久。历经漫长岁月和反复的近亲繁殖,种子退化现象严重。选育新的优良杂交水稻品种,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成为中国最紧迫的课题。

  1972年,杂交水稻研究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朱英国担任武汉大学杂交水稻科研小组组长。

  杂交品种的选育极为繁复,水稻是喜温作物,育种只能在春天进行,在湖北一年只能搞一季。要加快研究、培育进度,只有去广西、海南。

  1972年11月,朱英国和同事邓海铭用1000多个套袋带上全部种子材料,连同被窝卷蚊帐,每人挑着100多斤的担子前往海南。

  多少次,买不到坐票,他们一路站到湛江。遇到台风,受困琼州海峡,路上得走十天半个月。

  在试验田,硕大的田鼠经常把科研组辛辛苦苦培育的禾苗咬断,朱英国和同事只得将铺盖搬到田埂边,每天晚上拉隔网、撒鼠药、放夹子、持长杆,轮番值守……

  待到第二年4月,种子收割,成千上万个组合都得分类整理,带回湖北赶季播种。

  1975年4月中旬,海南岛气候反常,稻子晚熟。为赶湖北育种期,他们来不及晒干稻种。到了湛江,朱英国感觉不对,取出一包包开始发烫的种子,摆摊似的排放在湛江火车站前水泥地上晾晒。

  由于着急赶路,忘了带《病虫害检疫证》,湛江站禁止他们通行。稻种本身已发热,要是再耽搁,几年的心血就将白费。情急之下,朱英国当场昏倒过去。车站负责人大为感动,破例放行……

  冬去春来。朱英国和科研人员用海南岛的“红芒”野生稻作母本,与几十个常规稻种杂交,历经反复试验筛选,发现其与常规稻种“莲塘早”杂交多次的后代种质非常好,“红莲”第一代终于诞生。

  这项成果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多年后,朱英国谈起当年坚持下来的原因:我是共产党员,完成党组织交给的任务是我的本分;我年轻时的梦想就是为天下苍生不挨饿而奋斗,我对梦想看得很神圣。

  居安思危:为吃好端稳饭碗

朱英国(左二)在海南陵水县田间查看水稻育种情况(2017年4月10日摄)。新华社发

  在杂交水稻领域,朱英国的“红莲型”与袁隆平“野败型”、日本的“包台型”被国际育种界公认为三大细胞质雄性不育类型。惟有“野败型”“红莲型”获大面积种植推广,被誉为“东方魔稻”。

  如今,“红莲型”杂交稻在全国及东南亚等地区推广种植面积累计超过1亿亩。“红莲”不仅惠及5亿中国农民,而且开始造福世界人类。

  40多年来,朱英国一直过着“水稻候鸟”的生活。连续26年,没在家过年。

  改革开放以后,大部分中国人可以吃饱了;粮食连增,浪费多了;青壮打工,种田成本上涨,耕地抛荒多了……朱英国感到,我国粮食安全面临新的考验。

  1984年3月,经过大海捞针,他和助手余金洪在上千个农家品种中发现了马尾粘中一棵不育株。

  经过3年杂交试验,马尾粘细胞质雄性不育系“马协A”终于成功培育出来了。“马协型”杂交稻的突出特点是米质优,目前在全国推广面积已超过2000万亩。

  水稻界专家认为,“马协型”和“红莲型”杂交水稻有效防止了单一细胞质来源可能给我国粮食安全带来的潜在风险。

  2014年,75岁的朱英国凭借“两系法杂交水稻技术研究与应用”,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武汉大学高级工程师朱仁山32年跟随朱英国搞科研,他深有感触地说:“是使命感决定了先生的科研高度。”

   1 2 下一页  

分享文章至手机

关注新华网公众号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58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