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武汉ETC:九省通衢患上“肠梗阻”
2017-08-03 10:54:5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图为武汉二七长江大桥ETC收费系统。(资料图片)

  近年来全国不少城市相继取消城市ETC收费,但在武汉,市民在城内通行依旧需要通过ETC系统缴纳通行费。桥越建越多,按理说居民过江也应越来越便捷,可现实情况却是过江成本越来越高——

  “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夜明”。武汉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与京广铁路大动脉的十字交汇点,是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素有“九省通衢”之称。

  坐拥两江四岸的武汉,过江交通是民生大事。截至目前,武汉已通车和在建的长江、汉江大桥21座,过江公路隧道一条。桥越建越多,按理说居民过江也应越来越便捷。然而,自2011年开始实施的武汉路桥ETC收费,却成了市民心中的“天堑”。在广州、上海、天津、长沙等地相继取消城市ETC收费后,武汉更是在全国城市ETC收费中“一枝独秀”。

  “过一次桥收费8元,有法律依据吗?”“6年收费54.92亿元,仅偿付贷款本息37.88亿元,运行维护的成本是否太高?”日前,针对群众反映的路桥ETC收费问题,国务院第十一督查组专门约见武汉市政府有关负责人。

  收费带来过江之困

  在武汉,市民们在城内通行依旧需要通过ETC系统缴纳通行费。

  2011年7月,武汉实施市内“六桥一隧”ETC收费后,媒体曾作过“你是否赞同武汉采取ETC征收‘六桥一隧’车辆通行费”调查。结果绝大多数人不赞同。

  当时,听证代表、武汉市政协委员宋玉说:“ETC收费有几方面好处:第一,利用经济杠杆的作用调节过江的交通,能缓解城市交通压力。第二,更好体现城市公交优先的城市发展理念。计次收费减少了过桥车辆,客观上为公共交通提供了畅通的道路条件。”

  不过,一些武汉市民对这一效果的理解却是“划江而治”“三镇割据”。有市民戏称:家住汉口在武昌找个“对象”也成了“异地恋”。

  家住汉口的游先生工作在武昌,每天都得开车过武汉长江二桥或长江隧道。他选择了买过江年票:“如果按次收费,一来一回就得16元,一年365天,我有200多天要过江,算起来要3000多元,还是年票2100元相对便宜点。不过比起过去980元一年,还是涨太多了。”

  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是武汉最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之一,市场多位批发商反映,武汉实行ETC收费后,农副产品运输成本增加了。增加的路费,自然被计算进了水产品的售价中。同时,前来市场批发水产品的车辆,同样要计次缴纳通行费用,层层累加之后,综合其他涨价因素,水产品的价格最高已经比此前上调20%至30%。

  从物价部门公布的数据中,记者发现,此前收费的“六桥一隧一线”建设成本为141亿多元。但在武汉市路桥收费管理中心发布的公告中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城市道路桥梁隧道建设贷款余额约280.60亿元。随着城市发展,武汉桥隧越建越多,路桥收费成了“摇钱树”,本来几年就可以还清的贷款,却越还越多,时间越拉越长。

  还贷受公众质疑

  大多数车主对“收费还贷”并不陌生,也并不反对,但关键是收多少,怎么花?

  武汉市为偿还建设桥梁的银行贷款和本息,对市内多座桥梁包括三环线实行过桥收费。收费年限确定为30年;各类车辆单位每次通行成本为8.011元。

  事实上,早在武汉ETC收费方案出炉之前,武汉市民曾针对“新增加的ETC设备及其维护、使用成本也转嫁到了车主头上”提出过质疑。

  按照时任武汉市政府城市建设基金管理办公室负责人雷德超的说法,武汉实施“六桥一隧一线”ETC收费方案的主要原因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本息。但记者查阅2015年ETC账本时发现,10多亿元通行费收入中,真正用于偿还城市道路桥梁隧道建设贷款本息的支出仅75791万元。约三成的收入用在了支付运营成本上,其中约两成用在了“养人”上。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的总支出中,涉及人工劳务成本的支出高达18021万元,包含工资福利性支出3086万元,社会保障性支出716万元,商品和服务支出1480万元,征管机构运管费7107万元,购买劳务5632万元。

  《城市道路管理条例》规定,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对利用贷款或者集资建设的大型桥梁、隧道等,可以在一定期限内向过往车辆收取通行费,用于偿还贷款或者集资款,不得挪作他用。

  武汉市安装ETC的初衷,除了还贷,就是降低运营成本,特别是人工成本。然而安装ETC后,运营人员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从原来的918人增加到了2788人。

  2015年ETC账本公布后,过桥费,不优先安排偿还贷款,而是用来支付运营成本和提高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迅速成为网友的吐槽点。

  取消是大势所趋

  “何时会取消收费?”在武汉市政协委员、湖北我们律师事务所主任许方辉的微信朋友圈里,这样的提问不时会出现。许方辉一直关注武汉城市ETC收费问题,在今年武汉市政协会议上提出了《关于武汉ETC是连接“长江主轴”左右两岸城市主动脉的重大梗阻,确有必要尽快取消的建议》。目前,这份提案已进入办理阶段。

  2月16日,一份声称“经会议研究通过,全面取消实行7年的武汉城市路桥ETC收费系统”的《武汉市人民政府关于取消武汉路桥ETC收费的通告》在网络传播,引发当地市民的热议和猜测。当晚武汉市政府应急办、武汉市路桥中心先后发出紧急声明,通过官方途径辟谣:“微信群里所传播ETC路桥收费政策变化信息系谣言。”

  这已经不是武汉路桥ETC收费首次身陷谣言,早前就曾传,“路桥中心是公司,没有执法权”“不安装电子标签,就未签协议,可不交通行费”“千万不要办ETC,法院判决路桥中心败诉”。多年来,上述3条谣言时常会出现,有关部门不得不出面辟谣。

  许方辉认为,依照今年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提出的打造“武汉长江主轴”等城市决策,目前实行的武汉路桥ETC收费,无疑已经成为“长江主轴”中“交通轴”的重大梗阻。

  武汉城投集团表示,将积极筹备在重大节假日内,武汉市已实行收费的路桥实行免费通行措施。目前,武汉城投集团已制订了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拟报市人民政府审批。

  此次国务院督查组就武汉路桥ETC收费问题专门约见武汉市政府有关负责人。武汉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陈瑞峰代表市政府表态,武汉市“不会用太长时间”解决此事。

  就在同一天,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谈了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形势下做好群众工作论述的体会,强调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群众观点,走群众路线,牢固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凡是劳民伤财的事,坚决不干;凡是有损老百姓利益的事,坚决不干;凡是群众“不拥护、不高兴、不答应”的事,坚决不干。

  这些举动都让武汉市民对取消ETC收费充满期待,相信武汉路桥不久就会实现“天鉴变通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郑明桥)

 

(责任编辑:连迅)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1425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