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神农架:三个人的华丽转身见证"华中屋脊"沧桑巨变
2017-06-22 11:28:05 来源: 湖北日报

图为田思根与金丝猴结下不解之缘。

  猎手转型:想再多看几眼金丝猴

  61岁的田思根退休了,离开工作了8年的神农架大龙潭金丝猴保护基地。

  目送老田离开,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院长杨敬元很不舍:从捕猎能手到金丝猴守护者,老田见证了林区的沧桑巨变。

  田思根20岁出头就端起猎枪,做了20年猎人。彼时,大山里林麝、野羊、野猪四处可见。每次进山,他总不会空手而归。“一年可以打30多个林麝,一个麝香卖50元,而当时一个鸡蛋才2分钱。”田思根说,高收入吸引人们纷纷加入打猎行列。

  山间回响的枪声越来越密集,山里的动物越来越少。

  国家天保工程启动后,田思根交出了猎枪,烧掉了挂满门框的兽头,不再上山打猎。

  可家中只有3亩地,种点玉米、洋芋只能糊口,为填补收入缺口,田思根只得四处打零工补贴家用。

  后来,田思根加入大龙潭金丝猴保护基地,担负起喂养金丝猴的重任。“喂养金丝猴,就像养自己的孩子一样。每日三餐必须定时。”几年朝夕陪伴,金丝猴已如家人。离别之日,田思根在基地久久不愿离去。“我还想多看几眼金丝猴。”田思根颇为不舍。

  【画外音】近几年神农架不断摸索接续产业发展新路子。近5年,林区接待游客量年均增长31.4%;旅游经济总收入年均增长36%;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14.6%、12.6%。

  伐木工变身:繁育有害生物天敌

  身着白大褂,在实验室显微镜下观察虫卵孵化情况。19日,见到神农架林业有害生物天敌繁育场负责人易家喜,眼前的他,俨然是一名科学家。“其实我是伐木工人出身。”53岁的易家喜笑谈中自我揭短——他曾砍伐树木长达19年。

  那时,“木头经济”是神农架的支柱产业和核心财源。“伐木按班组作业,一个组一年砍伐树木2万立方米。”易家喜回忆,当时的伐木工人月收入32.5元,比一般干部收入还高。

  一棵棵参天大树倒下,易家喜也从伐木工人干到木材加工厂的销售主管。

  后来,神农架林业有害生物天敌繁育场成立,易家喜转行成了病虫害防治专家。

  站在繁育场神农架生物天敌实验室里,易家喜自豪地介绍:去年共繁育管式肿腿蜂1亿多只,花绒寄甲9000万粒,在宜昌、武汉等地投放后,对当地的森林病虫害防治起到明显效果。

  【画外音】坚守“保护第一”原则,神农架在全国率先编制了《国土空间开发利用管控规划》,建成金丝猴生境及活动监测平台、国家金丝猴科研中心、下谷猕猴研究基地和华中种质资源库等。去年,神农架又成功实现“大熊猫阔别百年后的回迁”。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湖北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119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