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雨素母亲:七年没见 女儿瘦了(图)
2017-04-27 20:34:09 来源: 湖北日报网

W020170427315901597140.bmp

  范雨素本人。 图片来自网络

  湖北日报网记者 白菲斐 通讯员 王晓军

  出生于襄阳东津打伙村二组的范雨素,凭借一篇7000字左右的“自传”——《我是范雨素》,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引来了10万+的点击阅读。网友们的追捧,让这位北京家政女工瞬间成了“网红”。

  44岁的范雨素在这篇文章中,以质朴的表达、真挚的情感,记录了自己一家三代人坎坷的生活经历,但又深深透露出自强、独立、奋斗等难能可贵的个人品格,收获了很多人的赞叹和眼泪。

  《人民日报》也以此发表评论:《感谢那些心怀文学的人》,文中对范雨素一类审视自己、追求梦想的人点赞。4月27日,湖北日报网记者也驱车赶到范雨素襄阳东津打伙村的老家,与她在家的母亲张先芝及周围亲友聊起她的成长史。

IMG_0979.JPG

  范母展示红菊(范雨素)小时候的听课笔记。 记者 刘涛 摄

IMG_0992.JPG

  听课笔记中范雨素抄写的诗歌。 记者 刘涛 摄

  酷爱读书:多读书才有出路

  女儿走红后,范母张先芝家的客人骤然增多。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范母拿出了范雨素小时候的一本听课笔记。“她小时候叫红菊,这是她当代课老师时做的笔记。”

  范母介绍,范雨素小时候极爱读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主动辍学后,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天天看书。后来家里人给她介绍当民办老师后,她除了教书,就是看书,还喜欢做读书笔记。在她的听课笔记上,手抄着《我是蒲公英的种子》、《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多篇诗歌。

  女儿范雨素因一篇文章而出名后,范母很是欣慰,同时也非常担心:“天天上班那么辛苦,晚上还要写文章,太累了,但也没得办法啊,她还要供两个女儿读书,必须读到大学!”读书不多的范母说,范雨素任性辍学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后悔,曾经还想买复习资料重新考高中、上大学,可惜年龄大了。“上了岁数再读就没用了,但只有多读书才有出路,因此,女儿范雨素再难,也要坚持把两个孙女供出来。”

IMG_0968.JPG

  范雨素老家迎来很多客人。记者 刘涛 摄

  特立独行:认定了必会坚持

  《我是范雨素》文中,范雨素讲述了自己十二岁那年,看了当年最流行的言情小说《烟雨濛濛》后便自作主张,改了名字叫范雨素和自己突然膨胀,“赤脚走天涯”南下去看大世界的经历。

  对于这些任性的表现,范母张先芝称,范雨素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主见,很坚持自我的人。“她是我最小的女儿,全家人都比较宠着她,她愿意做什么,我都尽力支持她。”范母回忆说,范雨素小时候“离家出走看世界”,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坚决不去读书,二十岁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坚持出门到北京打工,还有结婚五六年后决定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生活等在农村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做母亲的张先芝都接受了。“她就是这样的个性,自己认定的事情必然会坚持去做,我管也管不了,只好由着她了。”

  看到记者来采访,周围的邻居都来到张先芝家“看热闹”。范雨素的舅舅张先早也回忆说,范雨素小时候都比较有主见,遇到事情很快都能想到解决办法,她的这些在村里人看来非常大胆的决定,在亲戚心里也不奇怪。“感觉她从小就是一个理想远大且勇敢的人!”

IMG_1031.JPG

  母亲翻出范雨素小时候的读书笔记。 记者 刘涛 摄

  记录生活:用文字书写自我

  范雨素走红后,村里的人都在关注这篇《我是范雨素》的文章。范雨素家族中的远房舅舅张奇告诉记者,昨天把这篇文章读给村里很多老人,大家都觉得写的很清楚、很真实。“村里的老人都说,那么多年的往事,竟然都还记得,写得这么详细,这让村里的很多老人很惊叹。但我不惊叹,因为我知道范雨素从小爱读书,也爱写日记,这肯定是她这么多年生活的记录。”

  范母也回忆道:“范雨素心思重,从懂事起天天晚上都会跟我说,今天干了啥,有什么想法。说完了她都会拿笔记下来,以前家里有很多日记本,可惜搬家时全部弄丢了。”

  对于不少媒体前来追寻范雨素为何会写出这篇“爆红”的文字,张奇表示:“范雨素并不是想借这篇文章来出名或者改变生活,她只是用心记录着她的生活,书写着自我。我觉得这很正常,一个有文学理想的人,以真心记录着自己的春秋故事,她的坚持,让我们敬佩。”

IMG_1048.JPG

  范母鼓励1岁7个月的重孙子多读书。 记者 刘涛 摄

IMG_1091.JPG

  范母看着手机中女儿的照片,很是心疼。 记者 刘涛 摄

  期待未来:愿大家一切安好

  范母告诉记者,范雨素虽然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但作为母亲,已经七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了。“为了供女儿读书,她在外面很苦。”

  记者拿出手机,翻出各大媒体对范雨素的报道,找出女儿的照片给这位81岁的老太太看时,老太太嘴里直念叨:“太瘦了,太瘦了”。据老太太介绍,范雨素上一次回到襄阳还是七年前,由于牵挂母亲,范雨素特地让母亲张先芝在家安了一部座机电话,每个月6元钱不对外打电话,只包接听。平时十天半个月,范雨素会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每次说到一半总是匆匆挂断:“我要忙啦。”

  虽然很忙,但每年春节,范雨素都会给母亲寄钱。范母说:“愿家里人一切安好,雨素在外面挣钱不容易,我有儿子照顾,不需要她的钱,只希望她好好的,不能怨天尤人,要努力,把女儿大学供出来。”

(编辑 张潘)

相关新闻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86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