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远程医疗走红“江城医疗圈”
2017-04-18 16:35:42 来源: 楚天金报

  图为:武汉大学口腔医院与襄阳市口腔医院等6家医院远程进行疑难病例讨论

  在离自己最近的医疗机构看病,也能享受到“专家级”的诊治,是老百姓尤其是住在偏远地区人们就医时最大的愿望。近几年来,由于网络技术的完善,政府机构的主导,以及医疗市场的不断变化,江城多家医院开始纷纷布局远程医疗,通过网络力量将诊断技术输送到院外,将老百姓的“梦想照进现实”。

  远程医疗为何成为移动医疗的新风口?老百姓能得到怎样的实惠?记者进行了探访。

  探访

  乡卫生院拍片传区医院患者不跑远路就能确诊

  昨日上午,在武汉市江夏区中医院的阅片室内,阅片员曾凡达一边查看远程医疗平台中的新信息,一边在微信上翻看乡镇卫生院传来的患者病情介绍。“熊先生,59岁,咳嗽两个多月,胸正位CT片。”山坡乡卫生院发来微信。曾凡达在电脑上一一审看熊先生的CT片。约10分钟后,给对方传去了阅片结果:空洞型、Ⅲ型肺结核,建议转往专科医院继续治疗。

  熊先生家住山坡乡。这里是江夏区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距江夏区中医院三四十公里。因为卫生院没有看片的工作人员,早几年,要拍CT片,他得颠簸近一个小时去医院。去年底,卫生院接入远程医疗平台,CT片可传给江夏区中医院的医生,他终于不用再奔波了。

  通过远程医疗,患者还能直接跟三甲医院专家“面对面”。今年三月初,江夏的张少风因右侧大腿疼痛,被江夏区中医院怀疑为纤维瘤。为了确诊,该院将张少风的病历和磁共振片子等检查资料,发送给湖北省肿瘤医院。省肿瘤医院影像学专家刘玉林看了网络视频,调阅了磁共振片子,排除了纤维瘤的可能,认为是细菌感染引起的炎症反应,建议使用抗菌药物一周后复查。如此,张少风放下心来,医院也立刻调整了治疗方法。“有了上级医院的指导,我们能留住90%以上的患者。”江夏区中医院院长熊侃称。

  记者了解到,去年3月起,湖北省开始建设远程医疗会诊平台。该平台会聚了同济、协和、湖北省人民医院、中南医院、湖北省肿瘤医院、亚洲心脏病医院等省内30多家三甲医院的681名专家,从此在一级、二级与三级医院之间,搭建了一张互联互通的网。

  从武汉周边到全国各地多家医院织远程就诊网

  其实,在省卫计委主导搭建远程医疗会诊平台的同时,已有多家医院在这一系统之外悄然行动,通过市场手段,将医疗触角延伸到武汉周边城市,以及省内各地乃至全国多个城市。

  81岁的邵爹爹住黄冈黄州区,4月10日早晨感觉胸闷不适,到黄冈冠瑞医院就医,用24小时动态心电监护仪来监测心脏情况。监测刚结束,相关数据就传到了武汉亚心医院,不到15分钟,就有诊断报告传回:“提示有心梗发生,建议转往上级医院治疗,马上处理。”

  2006年开始,武汉亚心医院与周边13家江汉区卫生服务中心联网,负责出具患者心电图和动态心电图数据的结果分析。2014年后,心电监护网渐渐铺满武汉城市圈范围,直到现在已与广州、浙江、长春等省外城市医疗机构对接。从2012年至今,该院远程心电图分析的病例数从3000例左右,迅速增到去年的2.5万例左右。

  与其类似,武汉大学口腔医院的触角也早已伸向省外。2016年10月,该院正式启动远程医疗系统,不仅与本省的襄阳、恩施等地医院的口腔科进行远程诊断连接,还包括湖南、江西、广州、甘肃等全国多个省市的基层医院或口腔诊所。该院副院长程勇介绍,今年,该系统还将纳入广东省25家县级医院,以及13家唇腭裂机构,遍布云南、贵州、新疆、海南等地。“口腔CT、口内3D扫描、三维照相等技术,只要基层配备机器,都能较精准地呈现,所以做远程医疗有其独特的优势。”该院院长边专介绍,比如,病人想要做种植牙,基层医生将病人口腔情况扫描后,通过远程系统发送给专家,专家精准设计后传至加工厂,基层医生只需按照出炉的“图纸”——种植导板,瞄准位置打进种植钉即可。这样一来,不仅大大拓宽了医院的诊疗区域,也将病人留在了基层,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分级诊疗。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远程医疗网模式又有所不同。去年11月,该院与新洲区人民医院、15家乡镇卫生院成立区域医联体,借远程医疗网络与基层医院,形成了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对于远程医疗的合作单位,武汉市中心医院专家下的诊断单有医生的电子签名,具备法律效应。

  调查

  远程医疗成医院必争地贴钱也要拿到“入场券”

  在江夏区中医院,每天至少要安排两人专门看基层传来的CT片。从开通至今,该院自出资金建平台,为乡镇卫生院免费阅片近1300例。“随着接入的卫生院数量越来越多,我们还需要再加派人手,成本还是很高的。”该院院长熊侃告诉记者。

  记者从多家医院了解到,目前在省远程医疗会诊平台上,上级医院帮助基层医疗机构会诊和指导,甚至派出“大咖”给基层医院开展教学活动,提升其诊疗能力,都是完全免费的。亚心医院为其他医院出心电图结果也只收取很少的费用,患者检查费也并不会因此增加。总体来说,单单就远程会诊而言,参与的医院很难从中直接获得经济效益。

  那么,大医院此举的“原动力”是什么?

  一位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移动医疗已成时代大趋势,所以眼下即使贴钱,也要先拿到“入场券”,尤其是在当前公立医院改革,取消了药品加成收入,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下。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远程医疗网络搭建背后,虽然客观上是促进了分级诊疗,方便了患者就医,但根本上仍有利益的驱动。前几年,医院通过“上山下乡”组建医联体或合作开分院的方式,是进行实体的“圈地运动”,如今,这种“圈地”从线下已悄然转至线上。而基层医院,也因此成为大医院纷纷拉拢和争取的渠道。

  记者了解到,目前联网远程医疗的基层医院,如遇转诊病人,会通过绿色通道首先转至合作的大医院,为大医院输送病人。如江夏区基层卫生院,每月约有10%的患者会转诊到江夏区中医院,相当于为其锁定了病人。

  武汉亚心医院心肺功能检测中心刘鸣主任介绍,该院布局远程心电诊疗的地区,患者增长速度很快,医院影响力也随着布局范围而不断扩展。比如,与监利县合作的第二年,来自该县的患者就增长了30%。

  此外,远程医疗收费将是大势所趋。目前,四川、贵州等省已经开始试行收费,武汉市也正在讨论远程会诊的收费标准。不久的将来,大医院也将可以从远程会诊费用里,分得一杯羹。

  责任咋界定医保咋报销期待会诊规范细则出台

  虽然远程医疗框架很美,但在实施过程中,仍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记者了解到,眼下基层一级医疗机构对二级医院的远程医疗依赖性比较高,因此远程的业务量繁多。而二级和三级之间,数量就很少了。如江夏区中医院每个月向三级提出的远程会诊请求仅十多例。“二级与三级医院之间的远程医疗会诊,其实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会诊不收费就没有收益,医院还得花人力成本,所以部分三级医院积极性不高。”记者了解到,多半是患者迫切要求,通往三级医院的远程医疗会诊平台才会被打开。“有几家三甲医院的会诊平台端口设在会议室,一年也只有几十例,因为会诊一次程序繁琐,所以多半处于闲置状态。”该人士称。

  此外,虽然远程医疗的运用可解决部分医疗问题,但相比于医生与病人面对面的沟通诊断,远程医疗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因此,并非所有患者都适合远程医疗。

  记者了解到,在远程医疗方面,目前主要有:远程病理诊断、远程影像诊断、远程监护、远程视频会诊。这些项目不涉及对人体的直接操作,只是用于诊断的辅助手段,数字化程度高,因而先行一步。所以,当前远程医疗一般是从专科专病入手,如心脏病、肿瘤等科室。

  此外,就医毕竟不同于打车,并不是“一锤子买卖”。因为就医程序的不同,在医生没见过患者本人的情况下,根据检查结果为其诊断,一旦出现医疗纠纷,维权也会比较麻烦。专家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更细致的远程会诊规范,如责任界定、收费标准、医保如何报销等,让患者看病更放心,让远程医疗走得更远更稳健。(文图/本报记者胡彩丽 高琛琛 通讯员张春红 雷薇 蒋楚剑 黄征宇)

(责任编辑: 陈剑)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楚天金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083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