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头条领导经济教育旅游汽车房产图片视频专题无人机AR/VR新媒体

吴刚:我是老实人,演达康书记前挺忐忑

2017年04月06日 20:59:10 | 责任编辑: 欧阳小洁 | 来源:新京报

  电视剧《潜伏》剧照

  电影《梅兰芳》剧照

  电影《白鹿原》剧照

  换做是十年前,“达康书记”吴刚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网红”“表情包”“流量担当”。这个在话剧舞台上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的老演员,早在多年前就拿到过话剧界的最高奖项“金狮奖”。凭借一个小品中的配角,又成了央视晚会的香饽饽,可他却“放弃了走穴,做个老实人”。

  十年前,开始演电视剧、电影后,一部《潜伏》让人对他恨得牙痒痒,一部《铁人》更是拿到了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

  从舞台到荧屏

  在家“练武”好几年

  从1985年进入人艺以来,吴刚就没离开过话剧舞台,三十多年来,他参演过《天下第一楼》《雷雨》《茶馆》等二十余部话剧作品,《雷雨》《日出》《北京人》,曹禺的三部大戏他都演过。2007年更凭借话剧《哗变》摘得中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

  电影《开天辟地》开拍前,导演谢晋想找吴刚饰演毛泽东,给剧院写了好几封信,问能不能让他进剧组。于是之愣是没给谢晋面子。“那时我在《天下第一楼》演孟四爷,戏并不多,当时觉得既然有戏在身上,就没去。现在一想,没演也挺好。万一当时演了、被定型了呢?那现在我就成——特型演员吴刚了,就完了。所以我要感谢于先生。”

  和同期其他人艺演员冯远征、丁志诚相比,一直迷恋话剧的吴刚踏入影视圈的脚步算是晚的。他曾对新京报记者说,没拍戏前一直在家“练武”。“但影视是趋势,演一部作品,全国都知道了。”

  2006年,吴刚主演了曹保平导演的电影《光荣的愤怒》,饰演一名新上任的村支书。虽然是一部小成本电影,但很多人因为该片记住了吴刚。“拍摄期间,当地好多人来围观,我就往墙头上一蹲,转头问周围的人:哎,拍电影呢,男主角呢?周围的人说,是啊。然后也跟着找。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戏成了。”

  演《潜伏》招人恨

  经典桥段如今成景点

  在出演《人民的名义》中的李达康之前,吴刚最为人熟知的角色当属《潜伏》中的军统天津站站长陆桥山。无论是陆桥山还是李达康,从演员的角度来看,身在官位都要喜怒不形于色。

  尽管陆桥山在剧中并非主要人物,但当年网友仍用“秒杀”来形容他的演技,“能够在有限的戏份中爆发能量”。但最初,吴刚本想演的角色却是李涯,陆桥山在原剧本中的戏非常少,因为太喜欢《潜伏》,吴刚和姜伟(《潜伏》导演)喝了一夜酒,最终讨论出了现在的陆桥山。吴刚后来听说,横店拍《潜伏》的地方,陆桥山被击毙的那个小馆子,“有个牌子,上面写着:陆桥山被击毙处,成景点了。”

  这之后,他又先后饰演了电影《梅兰芳》中圆滑的费二爷、《白鹿原》中扭曲的鹿子霖、《徐悲鸿》中纠结的艺术大师徐悲鸿、《铁人》中侠骨柔肠的王进喜,更凭借后者获得了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

  【回忆杀】

  《换大米》火了也没敢去走穴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当年郭达演过的小品《换大米》,剧中与郭达、杨蕾搭戏的那个练美声的小伙子,正是吴刚。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央视小品最能捧红演员,吴刚说,那时北京人艺每年的话剧演出很多,赶上排练或者到外地演出的时候,根本没时间再演晚会小品。小品虽小,排练过程却很漫长,一个人物只有三五分钟时间,这是对演员功力的考验。“那时央视晚会大火,很多人开始找我演小品,我也没去走穴,我是个老实人。如果急功近利走一条路但不会长,那我觉得还是慢慢来,这样好。”

  “达康书记”是如何练成的?

  角色

  Q:达康书记现在这么火,能讲讲你是怎样理解和诠释这个角色的吗?

  吴刚:其实当时接这个戏的时候也是挺忐忑的,因为你要出演一个市的市委书记。但咱们没见过这个市委书记、市长什么的,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其实戏拍起来之后,才发现演官员是很难的。80%时间在开会,剩下的就回家,所以非常枯燥,怎么能够把他演得稍微活一些,丰满一些呢?我们在底下下了很多的工夫。

  发型

  Q:在大多影视剧中,凡是涉及官员通常都是脸谱化的功能性角色。为了打破以往的同类形象,做了哪些突破?

  吴刚:我观察官员们的发型,大部分是分头和背头,我破了这个习惯,弄了寸头,显得有些土,但是符合人物性格。直到开拍前一天晚上10点,我还在试妆,化完妆一睁眼,就觉得这个人物不是吴刚了,我心里就踏实了。

  茶杯

  Q:有网友发现,“达康书记”在剧中特别喜欢喝茶,水杯不离身。

  吴刚:我非常喜欢喝茶。无论是在剧院拍戏,还是在外边拍电视剧、电影,必须得喝点水。光喝白水,不是没味儿嘛,就喝点茶呗。拍戏也很辛苦,而且这戏里面有大段的台词,要把声音尽量保持有点磁性,就必须得喝点儿水,保持一种能量。那个杯子就是我自己生活中用的杯子。

  这戏拍到中后期时,我的这个“御用水杯”不慎打碎了。正好赶上有一场戏,我就想(这个水杯)要怎么接?我跟秘书说,赶快去把我的水杯拿过来,实际上我在暗示他,我那水杯落在车上了,这样就对观众有一个很好的交代。后来剧组的工作人员跑了四五家店,给我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水杯。

  爬脚手架

  Q:观众都夸你在大风厂爬脚手架时身手矫健,生活中是会健身的人吗?

  吴刚:其实当时那个大架子是让演员上下场方便的。那场戏是非常紧张的,这种大环境下,如何能够让这种紧张情绪更为突出,加上达康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总是急火火的,就和导演、摄影商量了一下做了这个设计。

  夫妻档

  Q:剧中,和生活中的太太岳秀清出演了一对荧屏夫妻,发现你们很喜欢一起搭戏?

  吴刚:岳秀清之前跟导演李路合作过。所以李路说,正好李达康有一媳妇儿,还得让岳秀清来。我跟岳秀清合作还是挺快乐的,因为相互的了解、默契,在这个戏里边其实还是挺关键的,尤其是演夫妻,很多细节都是生活化的。

  岳秀清:剧中有一场戏,是我饰演的银行副行长欧阳菁准备逃跑,就让丈夫李达康送自己去机场。两人分离时,我俩就加了剧本中原本没有的“感情戏”。其实,我不太避讳夫妻(一起)演,我与其他演员配戏,都是以人家为主,按照剧本走,但与吴刚合作的时候,只要我说得对,他都接受,我们两个人非常默契。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64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