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充值百元可赚47元?江城百余司机刷单被套牢千万元
2017-04-05 16:42:03 来源: 楚天金报

图为:“易行通”公司大门紧闭,众司机吃闭门羹

  网约车刷单,就是自己发的出行订单,自己来接。受“网约车平台初期都有补贴”的激励,去年12月登陆武汉的“之道出行”,迅速吸引了一批武汉司机注册。和其他平台不同的是,在“之道出行”上,许多司机个把月都接不到1个乘客。而通过“充值”刷单,司机可赚取高达47%的利润。

  此外,楚天金报记者还了解到,只要向“之道出行”武汉总代理交“保护费”,就可确保刷单安全。于是,许多人注册了多个司机端和数十个乘客端,有的甚至透支信用卡狂刷数十万元充值刷单。今年3月,“之道出行”平台突然中止提现,导致武汉159名司机的千万元钱被套牢。目前,武汉警方已介入调查。

  1.【稀奇事】

  注册网约车后无人问津

  充值百元刷单可赚47元

  汉口常青一路的李先生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去年11月下旬,他所在的多个网约车司机群中弹出消息称,“之道出行”网约车平台将于当年12月初登陆武汉,平台开拓市场需要好的数据,想赚取平台第一桶金的司机,赶紧带上证件到江汉区菱角湖万达广场A2座1703室注册。

  李先生当即赶至湖北易行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简称“易行通”)办公室,工作人员张某称,“易行通”是“之道出行”平台在武汉的总代理,网约车司机需要经总代理审核才能上线。就这样,李先生提交了驾驶证、行车证等资料,注册了网约车司机端账号。

  去年12月2日,李先生下载“之道出行”司机端APP,结果发现登录后并没有乘客叫车,而且几个星期都是如此。之后在同行的提醒下,李先生发现了新的生财之道。原来,为了打开市场,在“之道出行”乘客端APP充值100元,会获赠100元积分,现金和积分均可用于付车费,而“之道行车”会从乘客支付的车费中提取26.5%。这样算下来,自己注册一个乘客账号,充值100元,可以当200元用。如果自己发单自己接单,这200元车费公司提走53元,自己可以轻松赚47元,充值越多赚得越多。

  据了解,还有一部分司机,通过“易行通”的二级代理公司注册。一位叫杨明的司机说,他经微信群认识某租赁公司的刘犇,于去年12月8日注册了一个“之道出行”普通车型的司机端,结果几个月未接到一个订单。

图为:一名司机七部手机才够用

  2.【套路深】

  交钱能升级车型

  交“保护费”可保安全

  由于在司机端无法接到真正的乘客,去年12月13日,李先生专程来到“易行通”办公室向工作人员张某咨询,并录下一段4分32秒的视频。视频中,张某称,司机只要交2300元,他可代办奢华司机端,其中300元“资料费”,2000元是“开端费”。张某说,普通经济型车每天刷单流水限额1000元,奢华车每天刷单流水限额为4000元。

  张某说,每个月再交5000元,可保证单月刷单安全。交1.5万元,可确保半年不出问题,并强调这是“游戏规则”。他提醒没交“保护费”的刷单司机,“易行通”要求天天验车,如果发现刷单就封号了,司机就不能提现,他建议李先生买1.5万元的VIP,比按月交划算。

  李先生于去年12月14日向张某的账户转账6900元,办了三个奢华车的司机端;12月22日,李先生又向“易行通”员工王某转账5000元“保护费”。今年1月4日、5日和9日,李先生又交钱开通了6个奢华型司机端。2月3日和7日,他向王某转账1.4万元“保护费”,确保四个奢华型司机端安全刷单一个月。

  “为了每天刷单接近上限,就要足够多的‘护士’。”李先生说,这个圈内有个行话,因乘客叫车后,地图上会出一个针形图标,犹如护士打针,所以“护士”成了乘客的代称,他一人注册了6个奢华型车司机端刷单,还注册了30多个乘客端。记者采访了十余名司机,他们均表示六七部手机是标配。当然,也有高手找到应用软件,可一机装进多个乘客端。

  此外,通过二级代理商租赁公司注册的司机端,要想刷单安全也要交费。杨明表示,他于去年12月15日向刘犇支付了3800元“开端费”。

图为:司机与“易行通”工作人员交涉(视频截图)

  3.【生变故】

  账上余额取不出

  千万资金被套牢

  李先生说,自去年12月初在“之道出行”注册至今年1月25日,他共提现约17万元。今年春节前的1月26日,提现出现“系统繁忙”,一直不顺畅,“易行通”称系节假日、系统维护和黑客攻击等原因。

  此后,平台提现时断时续,有时每天体现限额3000元,从1月26日至2月10日,李先生总共提现不到1万元。2月11日至3月7日,他又提现5500元,此后提现功能就彻底无法使用,李先生6个司机端账户上的49.854万元成了“呆账”。

  李先生统计发现,他使用6个奢华车司机端刷单,支付的“开端费”和“保护费”共4万余元,30个乘客端累计支出54万余元,累计提取现金18.67万元,他刷单净亏40.7万余元。

  杨明称,他注册的7个乘客端共充值23.31万元,目前仅提现7.97万元,前期还付了上万元的“开端费”和“保护费”,亏了16.45万元。作为杨明注册“之道出行”司机端的介绍人,刘犇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自称是受害者,“我玩得更大些,注册了9个司机端,目前9个账户中,未提现余额从四五千至9万元不等,累计未提现余额39万元,刷信用卡还留下了30万元的‘窟窿’。”

  据了解,“武汉之道出行精英”微信群中,现有163名成员,除去四名“易行通”员工,其余159人都是注册司机,司机们初步估算,他们在平台被套资金达千万元。

  4.【去报案】

  警方介入调查

  总代赴北京总部协调

  李先生表示,今年3月18日,他与十余名“之道出行”的司机一起,向武汉市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报案。民警提醒“之道出行”司机,“之道行车”武汉代理商负责人已被派出所传唤,请相关网约车司机向唐家墩派出所报案。

  3月31日上午,十余名“之道出行”司机将记者带至“易行通”办公室,只见这里大门紧闭。有多名司机反映,一些司机的“开端费”和“保护费”都交给了“易行通”的王某。王某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所收费用转给了“易行通”,并让记者采访“易行通”法定代表人胡博。

  此后,胡博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易行通”作为北京“之道出行”平台的代理商,负责在武汉招募司机和租赁公司,他正在北京“之道出行”平台总部处理此事。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胡博短信回复“现在不好正面回答”。

  4月1日晚,“之道出行”官方微博发出公告称,之道出行APP“遭遇大规模恶意刷单”,给运营方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运营方已将部分司机反映的问题提交公安机关调查处理。平台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做好调查取证工作,惩处此次“恶意刷单事件”的始作俑者。

  对此,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源波律师认为,司机没提供真实的服务,平台未发生真实交易,这种恶意串通损害第三方利益的合同自始就是无效的。当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已涉嫌诈骗,本案中,通过核对账目确认受害人并不困难,这对认定诈骗行为人至关重要。(记者饶纯武)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楚天金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0755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