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舒畅:选择慕容林致 证明自己不再是童星
2017-03-01 16:21:36 来源: 新京报

  《天龙八部》

  《金粉世家》

  《孝庄秘史》

  《宫锁珠帘》

  《活色生香》

  以前,提起舒畅,印象还停留在“童星”的阶段。

  其实,从2005年到2015年,舒畅一直没有闲着,马不停蹄的拍戏让她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虽然这段时间也有像《宫锁珠帘》《活色生香》中的一些角色被观众所熟悉,却始终没能超越她在《孝庄秘史》中扮演的董鄂妃以及《天龙八部》中饰演的天山童姥。这样的生活,让舒畅不太舒畅。

  在休整了一年、走遍了半个地球后,舒畅用一部戏证明,自己回来了,而这部剧就是正在热播的《大唐荣耀》。而接演这部剧的原因只有一个:虐心。

  演《大唐荣耀》就是因为够虐

  接到《大唐荣耀》的剧本时,最打动舒畅的是“够虐”。“越是虐,越能突显我的演技和爆发力,因为是我回归的重要作品,所以我希望能让大家看到一个特别好的我,所以就一定要虐到极致。”剧中,好几处很虐的桥段都是在舒畅的提议下改出来的。“比如交和离书的那场戏,本来不是慕容林致交给李倓(秦俊杰饰),我和导演商量能不能这么演。导演觉得很好,这样显得慕容林致更高级、更独立。还有慕容林致割自己后背的‘娼’字,本来没准备拍,是我要求把它拍出来的,这样才够虐。”当秦俊杰被导演逼着“要再虐一点”的时候,舒畅却被导演劝说悠着点,“他说我演戏不要命,让稍微控制着点,他们害怕。”

  剧中,有一场舒畅受刑的戏,被网友戏称为“这明明是演了个假王妃”。“那场戏本身就很痛苦,不同机位又要拍好多遍,越演越痛苦,拍完了我还停不住哭泣,很累心。”虽然拍戏辛苦,但舒畅也有自己的快速出戏绝招,“就是吃麻辣火锅,还有小龙虾,横店的小龙虾特别好吃。”

  会演戏的小学霸

  从小看金铭的戏长大,一组照片改变命运

  小时候的舒畅长得很白净,样子也乖巧,5岁那年她被家里开照相馆的朋友相中,拍了组样片挂在照相馆的橱窗里招揽生意。结果,就是这组照片被一个副导演看上了,从此舒畅走进了影视圈。

  “小时候我并不知道那是拍戏,就觉得是做游戏。我是很听话的孩子,导演让我跑就跑,让我哭就哭。导演还说,这个孩子好灵啊,一教就会,以后可以往这方面发展,像金铭一样。”从小看金铭戏长大的舒畅,听到导演这么说,演起戏来更卖力了。而演戏也让舒畅在上学后成了学校里的红人,“在学校我很受宠,朋友也很多,加上学习一直不错,所以每次选三好生或者班干部,大家都会选我。”

  说自己“学习一直不错”,舒畅绝对是过于谦虚了,她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小学时,舒畅连续五年被评为北京市三好学生,初中连续三年在年度考试中获得年级第一,以及保持着年级数学第一的纪录。“我本身就是比较静的性格,也听话,再一个就是家长管得严格,落下一点功课,都要赶快找老师补回来。就算是拍戏期间,都有老师盯着我写作业。在我印象里,那个时候就是天天做题,当你各种各样的题型都做过之后,考试肯定能考好。”

  舒畅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她刚刚成为小演员不久,妈妈就因生病过世了。于是,舒畅从小是在姨妈家长大的。“我姨妈工作特别忙,照顾我的重担就落在我表姐身上。她大我13岁,像姐姐,又像朋友,也像妈妈。我们是一种很多层次的感情。”说完,舒畅停了一下,非常认真地补充道:“她也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那时,表姐也刚刚脱离学生身份,但对舒畅的培养和管教却非常严格。“六年级时,功课落得有点多,马上要面临期末考试,表姐就拿了一本特别厚的练习册,让我两天内必须写完,写不完就不能去拍戏。吓得我觉也不敢睡、饭也没怎么吃,玩命地在那做题。我到现在都很怕她,她也是最有权批评我的人。”

  不想被束缚的童星

  拍《孝庄秘史》转型,演戏十年“被掏空”

  高二那年,舒畅提前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我特想去,但家里人觉得我文化课成绩不错,可以考虑非艺术院校。”

  舒畅成长在传统家庭,比如这次听说要接受新京报的采访,特别重视,“他们现在每年都会订新京报,依旧保持着每天看报的习惯。所以那时并不支持我做演员,而是希望我能给自己多几条路选择。”于是,第二年,舒畅考入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选择了英语专业。

  虽然没有选择艺术类院校,但是演戏一直都是舒畅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当她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享受塑造人物的过程。“一直以来,我演的都是小孩子,其实我特想摆脱在大众心中童星的印象,于是就接演了《孝庄秘史》《天龙八部》《金粉世家》等一系列剧。”

  从2005年到2015年,舒畅一直都没有停歇,“一直在拍,不停地拍,突然有一天感觉自己要被掏空了,每一部都要投入特别多的精力、感情和脑细胞。大量的付出,却没有可以吸收的东西。”2015年,舒畅进入到一个瓶颈期和迷茫期,她觉得自己的生活状态是有问题的。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拍摄电视剧《心如铁》,“这是一部抗战悬疑片。拍摄时特别辛苦,拍爆炸戏跑炸点时还差点出意外。那个角色也很难演,经历了小丫鬟、女土匪、山大王和女共产党四个不同的阶段,相当于演了四个角色。所以拍完之后,就特别想休息,于是决定让自己放空一下,充个电。”

  独自游学的文青

  博物馆呆一天,盯着一幅名画能看俩小时

  2015年,舒畅一个人背起行囊,去了很多国家,法国、美国、新加坡、韩国,她最喜欢的是巴黎,所以先去了法国。“巴黎有很多非常棒的博物馆。奥赛博物馆我去了很多次,一幅画用不同的心情看就会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度和光线又会有不同的理解。”舒畅说自己最喜欢凡·高的作品,因为喜欢他的色彩运用和夸张的手法。“一幅画我基本要看一两个小时,眼睛看酸了为止。”罗浮宫和巴黎圣母院也是她会反复去的地方。

  舒畅在巴黎的生活就是每天八点起床,早饭后去博物馆,一看看一天,中午就在博物馆里买个三明治、一杯咖啡。

  直到有一天,在巴黎春天百货公司的门口,一个身边的女孩被人抢了包,“从此我出门再不敢背包了,就在兜里揣点零钱。”也因此,舒畅离开了巴黎,去了尼斯、戛纳,然后又去了阿尔卑斯山看雪山,“那段旅程特舒服。”

  从法国回来之后,舒畅又去了美国游学。从小在传统教育下长大的她,对美国的社会环境和教育体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国的教育是很注重培养人的个人能力,他们很早就会放学,因为要去做义工,去福利院、敬老院或者超市,体验帮助别人的感受。会鼓励每个人做自己,而不是要求所有人都要达到某一个人的标准。我的心态也因此改变了很多,比如接受自己的不足,发挥自己的强项,做真实的自己。”

  回国后,舒畅客串出演了《青云志》,“而《大唐荣耀》算是我回国后的第一部正式作品。”

  童星的最大爱好

  “我和杨紫都爱吃”

  舒畅和杨紫最早结缘于《孝庄秘史》,“我演大宛如,她演小宛如,《青云志》我俩又碰面时她还问我‘舒畅姐姐,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跑到你身边说姐姐我们拍张照片吧,然后你就搂着我拍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我现在还留着呢!’”当时9岁的杨紫还没有拍《家有儿女》,在已经15岁的舒畅眼中,杨紫就是剧组里的一个小妹妹,俩人因为年龄上的差异也没有太多的交集。

  直到拍摄《青云志》,紧接着又合作了一部《龙珠传奇》,后者中不但有舒畅、杨紫,秦俊杰也是主演之一,几个年轻人因此成了好朋友。问到私下一起最常做的事,舒畅脱口而出——吃。“我和杨紫都属于易胖体质,嘴上说着减肥,但是一说去吃麻辣火锅,立马就走了。”提起刚刚宣布了恋情的两位好友,“拍戏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俩很有CP感。而且他们志趣相投、都比较爱吃。”不久前,舒畅特意去了趟横店,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好吃的。“杨紫就给我发微信说,姐姐这饼干太好吃了。其实那饼干是我给秦俊杰的,我说你怎么吃上了,她说其实秦俊杰的东西都得给我,他吃不着。她说‘我吃着你送的饼干,看着你跟秦俊杰演的戏,边吃边哭,虐死了。’”

  新鲜问答

  新京报:最喜欢异性身上什么品质?

  舒畅:真诚,稳重。

  新京报:天性中的缺点是?

  舒畅:有点太较真。

  新京报:给比你小10岁的人一句建议,你想说什么?

  舒畅:珍惜自己的美好时光,好好对待你的家人。

  新京报:上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自己独自一人哭又是什么时候?

  舒畅:在别人面前哭是《大唐荣耀》杀青的那天,拍了一场哭戏。自己一个人哭是拍戏前一天,看剧本感动得哭了。

  新京报: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诉你未来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答案,你想知道什么?

  舒畅:我的另一半是谁。

  新京报:如果可以请到全世界任何人,你会邀请谁一起吃晚餐?

  舒畅:未来的另一半吧。

  新京报:理想中的家什么样?

  舒畅:有丈夫、妻子和孩子。

  新京报: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必点什么?

  舒畅:麻辣火锅,必点金针菇、土豆片、白萝卜、大白菜和牛肉。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相关新闻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055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