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守候极光 武大测绘博士拍摄南极照片获金奖
2016-11-02 07:31:27 来源: 长江日报

   

李航在南极

    神秘的极光、变幻的冰山、呆萌的企鹅……近日,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中心在读博士生李航拍摄制作的延时摄影作品《在世界的尽头》获得了新华网络电视首届全国延时摄影展金奖。

  “2014年10月至2016年3月,我在南极工作生活了一年半的时间,拍摄了100多个素材片段,从中选取了三四十个精彩部分,做成了这部不到三分钟的延时摄影作品。”李航称,他从未想到一个摄影小白会收获金奖。

  去南极前他没摸过单反

  李航所在的南极测绘中心在南极有常年运行的观测系统,每年都会派一人前往南极进行研究工作。两年多前,实验室群里发布了下一年度南极越冬报名的通知,他第一个冲进导师办公室表达了意愿,“满脑子想的都是企鹅和极光。”

  梦想成真,2014年10月,李航作为硕博连读生获得南极工作机会。“从武汉先到上海,坐上雪龙号极地考察船前往南极。”李航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从上海到南极,要花一个月的时间。

  看到李航拍摄的照片,很多人会认为他是一个熟练的摄影师。“其实我去南极前,根本没有摸过单反。”李航想到南极一定有涤荡人心的美景,临出发前买了一台单反相机,打算用照片记录南极生活。

  通宵守候最美极光

  李航用“两种极端”形容南极,“那是一片极寒的不毛之地,但景色也是超出你想象的”。工作之余,李航扛着相机和三脚架就去雪地里撒欢了。

  李航在南极主要负责南极中心站大地测量和卫星导航工作,“每天都要对仪器状态进行察看,并将数据发回到国内的数据库。”

  下班后,李航会出门和极光、冰川、企鹅约会。

  “夜晚出门拍照都是全副武装,但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李航介绍,南极的温度一度接近-40℃,面前是一览无余的冰川,风速达到20m/s也是常有的事。眼镜经常因为呼出的热气结冰,相机上也布满冻霜。每次出门至少要在室外待五六个小时,为了等待最美极光,李航也在室外熬过一个通宵。

  “最难忘的一次是我和队友刘杨晚上跋涉几公里寻找适合拍摄的前景,巧遇极光大爆发。两个人在山谷里望着漫天强烈而变化迅速的极光,激动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把镜头对准哪里才好。”

  在李航拍摄的照片中,还经常能见到一个呆萌角色——南极企鹅。李航介绍,南极企鹅共分两种,一种是活泼的阿德雷企鹅,一种是傲娇的帝企鹅。“阿德雷企鹅体型小,性格活泼,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有一次我们在海冰上搭桥,好奇的阿德雷企鹅大老远地跑过来围观我们工作。但帝企鹅就不一样,永远一副高冷的样子。”为了保护南极生态,科研人员不能接触和打扰企鹅。李航拍摄的企鹅,大多是用长焦镜头,在不惊动它们的前提下完成拍摄。

  3分钟看尽冰川滑动斗转星移

  视频《在世界的尽头》只有2分59秒,李航拍摄却花了一年半。“视频里能看到30至40个小片段,其实我一共拍了100多个片段,每一个片段的拍摄大概要花费一至两个小时。”

  “自然环境艰苦恶劣,但美丽的景色却能安慰人心。”今年4月份回到武汉后,李航仍会回忆起南极美景。利用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摸索着完成了自己第一部延时摄影作品——《在世界的尽头》。

  延时摄影是将拍摄的一组照片或视频,后期通过照片串联或视频抽帧,把几分钟、几小时甚至是几天几年的过程压缩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以视频的方式播放。“延时摄影能呈现出我们平时用肉眼无法察觉的奇异精彩景象。”在南极拍摄时,李航会将单反支在三脚架上,将快门设置为每隔半分钟进行一次拍摄。后期,李航对素材进行拼接,让大家在不到三分钟时间里看到了冰川的移动、绚烂的极光以及斗转星移……

  一不小心拿了金奖

  视频做好后,李航将视频上传到个人微博与好友分享,谁知不久接到全国延时摄影展主办方的电话邀请。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作品最终拿到了大赛金奖。“就是误打误撞。”李航说起获奖过程,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强调,视频里的每一帧都承载着他最珍贵的记忆。

  随着获奖消息的发布,李航的视频在网络上被越来越多的网友熟知,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中国日报等媒体微博都对其作品进行了转载,“两年前的今天,我抱着刚买的相机还在前往南极大陆的海上漂泊,没想到今天作品会受到这么多人的肯定。如今我换了更好的器材,却拍不到这个世界上最壮观的景色了。”昨日,李航在微博上这样写道。记者张维纳

李航拍摄的斗转星移

好奇的南极企鹅

(编辑 张潘)

相关新闻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3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