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熊召政:我最好的光阴都花在写作上
2016-10-09 17:17:09 来源: 楚天金报

  国庆前夕,熊召政刚刚带着12名学生从新彊采风回到武汉。作为作家、编剧、书法家、诗人,熊召政很忙。这个月他的长篇历史小说《大金王朝》第二卷《降龙的骑士》就要与读者见面了,由他编剧的电影《战神戚继光》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后期制作。说到这十年的写作状态,这位曾经用十年时间写出《张居正》,并获得茅盾文学奖的著名作家,又准备用十三年时间写完《大金王朝》,“我一辈子最好的光阴都花费在《张居正》和《大金王朝》这两本书上。”

  现状

  用十三年再磨一剑

  在龙潭书院,立了一座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铜像,这是去年《大金王朝》第一卷《北方的王者》出版之后,完颜阿骨打的故乡阿城市送给熊召政的礼物。

  熊召政写完四卷历史长篇小说《张居正》后,开始着手研究宋、辽、金三国的历史,那是2004年,《张居正》还没获得茅盾文学奖。之所以写作这段历史,是因为作家的使命感,他说:“这段历史在中国文坛几乎是一片空白,没有作家涉及。”

  熊召政记得,那年冬天他到阿城市考察时,找来一个瓶子,装了一瓶子洁白的雪,瓶里的雪化掉后,内壁留下一层煤灰,这让他想到历史,他说:“怎样在污垢中找到洁白,这是文学家的责任。怎样在洁白中找到污垢,这是历史学家的责任。”

  这次写作,熊召政前前后后用了七八年时间进行实地考察、搜集资料,从2005年第一次进入黑龙江松花江流域进行考察,他先后12次深入东北,“山海关以外的所有古战场都有走到,所有辽金的故址,我也都去实地考察。”

  在实地考察时,熊召政把自己想象成完颜阿骨打,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仗怎么打,汉人怎么防,“作家必须身临其境,那样写起来才特别自信,不会感到笔虚。”

  直到2012年,熊召政才开始正式动笔,比起写《张居正》,写作《大金王朝》要难太多了,“《大金王朝》的写作要比单单关注一部明史复杂得多,典章制度,风土人情,民族习惯、宗教信仰等等,都不一样。”

  《大金王朝》第一卷出版后获得一系列好评,熊召政在书中写了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一举攻克辽国燕京、辽宋金三国外交斡旋的历史细节,也还原了重大历史拐点的内政外交与国民心态。不少读者表示,书中的历史和细节是有温度的。

  在熊召政接下来的写作计划里,这本小说将在2017年完成第三卷《帝国的陷落》的写作并出版,等着他的还有《大金王朝》一系列影视制作计划。

  对于时下流行的各种穿越、戏说历史的IP剧,熊召政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他说:“现在很多作品,披着历史的外衣,几乎跟历史没有任何关系,作家应该树立严肃的创作态度,持之以恒创作精品。”

  情怀

  作家要有历史底线

  熊召政喜欢研究历史,也喜欢历史题材创作,用他的话说:“作家要有历史底线,要把真实的而不是虚无的历史告诉读者。”

  最近十余年,除了写作《大金王朝》,熊召政还抽空写了话剧《司马迁》,这部由熊召政编剧,冯远程主演的历史话剧,在首都剧场首演之后,获得众多好评,在全国各地连演了52场。同时,熊召政还写作并出版了《明朝帝王师》、《明朝大悲咒》、《历史的乡愁》等历史杂记、散文。熊召政告诉记者,他一旦进入写作状态,每天会坚持八个小时的写作时间,“每天能写三千到五千字。”

  写作之外,熊召政是湖北省文联主席、湖北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平时有一些事务性的工作需要他处理。同时,他还是龙潭书院的院长,有二十多名学生等着他上课,他给学生们讲历史讲国学。他说,年轻人要不停补充精神营养,而读书是一种最好的方式,“多读古今中外的文学、历史、哲学等名著,只要读进去了,一定能受益匪浅 。”

  去年,熊召政在国家图书馆开办了自己的个人书法展“书香养我——熊召政诗文书法展”,他说:“书香养我,一个养自己的心灵,一个养自己的精神。”

  熊召政幼时起便随着外祖父读书写字,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说,真正要做到,必须用一生的精力去实践。不管平时工作多忙,熊召政每天的读书时间都不少于两个小时。因为写作,他读得更多的是历史方面的专业书籍。

  采访中,说到自己与《楚天金报》的缘分,熊召政开怀地说:“我对《楚天金报》是非常有感情的。”在十几年前,“《楚天金报》的前身叫《市场指南报》,我开过专栏,写了十多篇文章”。

  上世纪九十年代,文人熊召政下海经商,仍不忘写作,他在报纸上写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这类杂文,同时,他还坚持每天读明史。因为想写《张居正》,熊召政离开商海回归写作,他说:“一个人无论为官、为商,还是当普通人,都要拥有文人情怀。”

  回首三十余年的文学之路,熊召政说:“我是一个始终关注现实的作家,我认为作家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在历史题材作品创作中,我永远愿意选取历史中的积极的一面作素材,以此弘扬优秀历史文化,为当代文化建设服务。一个好作家,对文学要有敬畏感,对民族要有忧患意识,要关注时代。”

  回顾

  获奖是文学长途中一次加油

  2002年,熊召政发表长篇历史小说《张居正》。从这年起至今,楚天金报多次对熊召政进行过专访,不仅记录了这位著名作家在湖北文坛的历史性交接,也记录了他这十余年走出书斋担起社会责任的心路历程。

  熊召政重情。2003年10月10日,湖北著名作家骆文辞世。当晚熊召政强忍悲痛讲述,骆老亲自修改他的《致苏区人民》的诗,将标题改为《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制止!》安排在1980年第1期的《长江文艺》上发表。熊召政由此获得“全国首届优秀新诗奖”。又是在骆老帮助下,熊召政进入省作协,正式走上文学创作之路。(本报2003年10月11日报道)

  2005年4月10日,长篇历史小说《张居正》以评委最高票荣获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在此之前,熊召政的恩师姚雪垠曾以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获得首届茅盾文学奖。熊召政说,此次获奖是他“文学长途中的一次加油,将激励自己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本报2005年4月12日报道)

  获奖之初,熊召政预感到社会活动的增多,他自刻私章“坐冷板凳”以自勉,准备沉心写作。两年后,他意识到作家的社会责任,需要他走出书斋,于是各类讲座、交流多起来。后来他的自勉又多了一句“留热心肠”。

  2012年,熊召政当选湖北省文联主席。他对楚天金报记者说,除了高兴,更感到责任。(本报2012年9月26日报道)

  熊召政是湖北文坛的传奇,他曾是一只文学潜力股,被骆文、徐迟、姚雪垠接力发掘;他曾下海经商,一路成功,突然回归创作,摘取国家最高文学奖,当选省文联主席,与湖北文坛此前唯一有此地位的姚雪垠隔空交接。他的传奇还将继续。(文/记者刘瑛 图/记者邹斌)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楚天金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1968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