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熊召政:汉语的世界
2016-09-28 11:18:47 来源: 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馆网

图片.webp_副本.jpg

熊召政

  作者简介熊召政,诗人、作家、历史学家,现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长等。

  编者按:人类踏着语言铺设的道路走向了文明,一种语言反映出一套独特的逻辑与思想;语言的传承与演变难以抹去历史的痕迹。汉语的多样性与灵活性是中西交汇、中华文明有容乃大的结果。然而,我们的语言生态是否正遭受破坏?一旦古今乖隔,我们是否就只剩下怀古的乡愁?

  一、没有语言我们的文明不复存在

  几乎从童年开始,我就对语言充满好奇,比如说,我的家乡的语言中没有“ei”这个韵母,凡是读“ei”这个韵母时,都读“i”,如是,梅花读成“mi”花,倒霉读成倒“mi”,每天读成“mi”天。而不到两百公里的另一个县恰恰相反,他们的口音中将韵母“i”统统读成“ei”,于是,大米变成了大“mei”,毛笔变成了毛“bei”,七变成了“cei”。我常常想,这些可笑的读音是怎样形成的?长大之后,我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听到各种不同的口音,更觉得有趣了。中国人使用同样的汉字,却发出不同的声音。用闽南话、潮州话与陕西话、东北话读一首唐诗,那声音的差异之大,让你无法相信他们在念同一个汉字。由此再扩展到不同的语言,便会发现两种不同的语言,它们永远只能接近而无法完全沟通。人类的语言,诸如英语、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还有我们的汉语,都是最优秀的语言,它们成为联合国颁布文件或法律条文中的官方语言。在这些语言环境中,诞生了难以数计的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与文学家。因为这些语言,人类的文明达到了值得我们骄傲的高度。很早以前,我看到一篇文章,讲到莎士比亚、歌德、托尔斯泰、雨果、塞万提斯、曹雪芹等伟大的文豪们都为本国的语言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各自的词汇量都在一万个以上。一种语言有没有一万个词汇,这是一个客观标准。所谓优秀的语言,即是可以用它来表达任何一种逻辑、任何一种情感、任何一种现象、任何一种事物。没有丰富的词汇是难以达到这种境界的。尽管如此,我们要讲,任何优秀的语言都有它无法抵达的死角。很多年前,我与我的老师徐迟先生共进晚餐,品尝一条清蒸武昌鱼,徐迟赞叹说“这条鱼烧得很嫩”,我问他这句话英语怎么说,他想了很久才对我说:“英文中没有与‘嫩’对等的词汇,汉语中的嫩这个字太奇妙了。”

  任何一种语言,其词汇就像是树上的叶子,每年都有凋落与死亡。当然,也有萌发与新生。所以说,好的语言既是易耗品,又是奢侈品。没有一棵树不爱惜自己的叶子,也没有一只鸟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但是,我们却能看到这样的人,他们在糟蹋自己民族的语言时毫不痛心。可以说,在汉语的历史中,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像当下的网络时代一样产生那么多的语言垃圾。当你读《论语》、《史记》、《唐诗三百首》、《宋词》、《古文观止》、《红楼梦》等古典名著时,会为我们语言的高贵、灿烂而自豪,再看看当下网络文学作品及流行的词汇,其表现出的庸俗与油滑,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愤怒吗?此情之下,我有理由提出我的担忧:

  当我们的语言开始下贱,

  我们还能保持精神的高贵吗?

  当然,在今天的演讲中,对当下语言的环境进行批判并不是我的初衷。我且打住这个题外话,继续我们刚刚开始的在语言森林中的旅行。

  很遗憾,除了汉语之外,我不懂任何一门外语。但从认识的有限的英文词汇中,我们会看到它们诞生的原因或最初的动机,比如:

  Culture(文化)这词根的原义是耕作,表明文化来源于农耕。

  Civilization(文明),词根原义是市民 ,表明文明这个概念伴随着城市、工商业而产生,当然也包括物质财富。

  Economy(经济)一词源于希腊语,意思为“管理一个家庭的人”。唯物主义代表人色诺芬在《经济法》中将“家庭”及“管理”两词结合理解为经济。上世纪初,《天演论》的翻译者严复将Economy翻译成生计。日本人将这个词翻译为经济,后由孙中山将这一翻译引入中国。

  经济这个词,从原义上来讲,中英文差别非常之大。英文的经济自下而上,由家庭而产生管理者,由无数的管理者组成了社会,最后成为国家行为。中文的经济却是自上而下,因为经济的原义为经邦济世,这是社会最高层的管理者,即帝王将相的政治理想,当他们将这一理想付诸行动,便会改变社会与世间的生活形态。我想,孙中山之所以认同将Economy翻译成经济,他既有英文的认知,也有汉语的诉求,他想融合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Religion(宗教)一词源于拉丁语,原意是连接,表示宇宙万物相互连接。

  这四个英语词汇是英语世界中经常使用的普通词汇,但是我们还是能够从中看到英语的思维逻辑与汉语的不同:

  第一,英文中的文化产生于农耕,而文明产生于城市。在汉语中文化与文明没有作如此严格的区分。

  第二,英语中的经济由家庭与管理者组成,显然有其特定的指向。而中国,经济一词来自经邦济世,古人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古人所认为的经济,更多的偏向于政治与理想的成分,也可以看出,从远古开始,中国经济从来没有脱离政治而独自存在。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中,严复才用生计来翻译Economy这个词汇,孙中山从日本引进这个词汇,实际上是颠覆了中国古人对这一词汇的本来含义。

  第三,关于宗教,这一词汇源于拉丁语,原义是连接。英文世界里的宗教原义是拉丁语的连接,这非常有意思。可以说,与中国人对宗教的理解相去甚远。

  第四,从以上这四个词汇中,我们可以看到英语与汉语的差别,英文词汇是逻辑的产物,从抽象到理智,而中文词汇是感性的产物,从具象到感情。

  如果我的这一判断能够成立,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用英语理解的世界和用汉语理解的世界不可能是一样的,哪怕我们使用相同的词汇,也因为对这词汇的理解不同而产生对所描摹事物的认识上的差异。

  人类区别于动物就在于文明,没有语言我们的文明不复存在。而不同语言的文明,其差异是明显的。自上世纪下半叶开始的全球化浪潮,随着科技的发展与技术的更新,大有方兴未艾、愈演愈烈之势,但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是那些跨国公司、商业集团。如果我们眼光能够从财富的盛宴、商业的狂欢中暂时挪开一下,就会看到全球化在给人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种种灾难。使用不同语言的不同地区以及不同族类的人们,拒绝他们的文化被侵蚀、被改造、被消灭,于是他们奋起反抗。此情之下,国家与国家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各种不同的战争相继爆发,且一发而不可收。经济的繁荣无法消弥文化的冲突。这正好应了那句谚语:没有财富是万万不能的,但财富也不是万能的。

   1 2 3 下一页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19639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