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频道>正文

社区民警准备调离 中南民大师生发帖"挽留夏警官"
2016-09-20 17:28:34 来源: 长江日报

  夏清良(中)与少数民族学生在一起 记者许魏巍 摄

  “请记住我的电话,接下来大学时代,我会陪在你们身边。”14日下午,中南民族大学体育馆内,6000余名大一新生席地而坐,讲台上,东湖高新区公安铁箕山派出所民警夏清良一个个数字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码,为这堂安全教育课画上了句号。

  夏清良2001年起担任中南民族大学片区的社区民警。今年初,所里考虑到他已53岁,准备将他调至工作相对轻松的辖区。得知消息的民大师生在校园网发帖“挽留夏警官”,数千人跟帖,校长上门“挽留”,最终这份还未实施的调令被撤销。

  师生们真情挽留的背后,是夏清良15年如一日对各民族学生点点滴滴的倾心付出。

  民大有个“夏教授”

  斗殴少年受感动请缨当维语翻译

  14日12时许,夏清良翻看了近期的几起电信诈骗案件材料,不时在笔记本上记下几个关键词。其认真细致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名备课中的严谨大学教授。

  2个小时后,中南民族大学体育馆内,6000余名大一新生席地而坐,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正是夏清良。

  这是夏清良每年雷打不动的新生安全教育课。

  精心准备的“课件”发挥了作用,几个案例分析深入浅出,精心铺垫的几个“小包袱”也逗得新生们前仰后合,不到1个小时的授课,掌声此起彼伏。

  “很多学生喊他‘夏教授’,你看像不像?”看着讲台上的夏清良,一位校办负责人悄声向记者耳语。“其实也是,很多时候,他都在教学生们‘人生课’”。

  对于维族小伙帕鲁克来说,夏清良就是他人生路上一位实实在在的良师。

  2012年,帕鲁克从遥远的边塞考到了民大。

  去年6月一个晚上,他在宿舍楼下停车棚里,找到一个插线板给电瓶车充电。

  转身没走多远,他发现充电器被另一名同学强行拔下。两人吵起来,个头高大的帕鲁克一时冲动将这名同学打伤。

  夏清良接警赶到,迅速将受伤学生送往医院。正在气头上的学生家长强烈要求追究帕鲁克的刑事责任,还要求赔偿2万元医药费。

  意识到闯下大祸,帕鲁克流下眼泪。

  “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毁了一个孩子的前途啊。”夏清良找到受伤学生的家长,不厌其烦地沟通,终于打动对方,该家长同意不再追究帕鲁克的刑事责任,赔偿金也降到5000元。

  事态平息,帕鲁克流着泪走到夏清良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从那以后,夏清良不时与辅导员一起找帕鲁克谈心聊天,讲法制,也讲人生观。慢慢地,帕鲁克被眼前的老民警折服了。

  夏清良所在的铁箕山派出所辖区内,少数民族同胞较多,苦于语言不通,相互之间交流时常出现阻碍。帕鲁克得知这一情况,主动请缨为派出所充当维语翻译。

  没多久,帕鲁克就成了“夏教授”身边的“维族助教”。

  民大有个“夏门神”

  半夜查学籍救回蒙古族学生

  “有几个新生被骗了3000块钱,我得去一趟。”14日上午,记者在民大校园碰到夏清良时,他正心急火燎地赶往女生宿舍13栋。

  原来,13栋3楼潜入一名“文具销售员”,向新生小黄(汉族)、小杨(侗族)推销笔记本、中性笔等文具,两人一咬牙凑了3000元钱,没想到,“推销员”揣着钱走了没几分钟,就联系不上了。再一盘点,手头文具加起来也值不到1000元。

  “夏警官好!”一路上,学校保安、学生、教师、宿管员招呼声不断。还有几个男同学的招呼声很特别:“夏门神好!”

  “门神?”记者问夏清良,他只是笑笑。

  到了宿舍楼的值班室外,夏清良左看右看,前一秒还和宿管员有说有笑,下一秒就沉下了脸:“墙上的联系卡呢?”宿管员一脸歉意:“暑假重新刷了墙,把联系卡取下来了,我马上贴出来。”

  警民联系卡没了,夏清良生气,也是为受骗的小姑娘着想:“要是她们知道有我这个‘门神’,买文具前给我打个电话,也许就不会受骗了!”

  来到宿舍内,夏清良不停宽慰小黄和小杨,告诉两人,自己正和校超市联系,争取让超市收购两人手上文具,减少损失。

  木拉丁来自新疆喀什,2014年,他从民大本科毕业后,留校担任辅导员至今,在民大学习、工作了6年。木拉丁告诉记者,从宿舍楼到办公楼,处处可以看到印有夏清良照片的警民联系卡,所以一些师生戏称他为“夏门神”。

  “‘夏门神’不只在警民联系卡上,更在校园的每个角落。”木拉丁记得,今年5月,校园几个路段频发扒窃案,几乎每天入夜后,都能看到身着便装的“夏门神”四处晃悠,不到半个月,3个扒窃团伙先后落网。

  今年2月的一天,“夏门神”从死亡线上救回了一名蒙古族女生。当时,一个小伙子报警称,民大一名女生和他网上聊天说要寻短见,然后就联系不上了。

  小伙子提供的信息少得可怜:大三,老家在内蒙,姓名只知道大概发音。

  夏清良没有放弃,连夜和校保卫处工作人员查询学籍信息,从几十个疑似学生中排查出了最有可能的学生小乌(化名),凌晨2时拨通了远在上海的小乌母亲的电话。电话那头,小乌的母亲推开女儿的房门,大惊失色:吞了安眠药的女儿已经昏迷不醒。

  所幸送医及时,小乌脱离了生命危险。

  “既然同学们喊我‘门神’,我就得尽最大的能力守护每一个学生。”夏清良说。

  民大有个“夏爸爸”

  留守少女感受久违的父爱

  “夏爸爸,你的腿不好,天气变凉了,注意防护。”来自广西的大三学生黄素珍,壮族女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夏爸爸”发一条问候微信。

  小黄还没记事,父母就离婚各组家庭,她跟着爷爷,一路靠着救助金和奖学金读到大学。一进校门,暑期打工攒的3000元生活费就被骗了。

  绝望中的小黄看了楼栋门口的联系卡,借来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夏警官,我被人骗了,现身无分文!”夏清良赶到宿舍找到这位瘦弱的小姑娘,第一句话是:“姑娘别怕,有我在!”

  “先过生活,再想办法!”夏清良拿出3000元交给小黄,转头跟学校协调,帮小黄申请到贫困生救助金。

  “这是第一次,遇到问题有人站在前面,帮我顶住。”小黄说起当初,泪流满面。

  为让小黄安心上学,夏清良每个月给她账上打300元生活费,隔三差五让爱人给小黄做顿丰盛的饭菜。小黄从没用过手机,夏清良买了一部三星送过去。“姑娘,生活必需品,别人有的,我会让你也有”。

  “原来有爸爸是这种感觉!”从大二起,小黄改口,管夏清良叫“夏爸爸”。

  相对于小黄,早已毕业的苗族学生王涛喊“夏爸爸”都快十年了。

  夏清良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涛时,“那么冷的天,连毛衣都没穿,裤子也短了,裤腿高高吊着”。夏清良回头送来一套保暖内衣。寒假了,又买来羽绒服让王涛穿回家过年。

  此后,他每个月都从工资中拿出200元,给王涛当生活费。2008年,王涛的妈妈因病去世,夏清良拿钱帮他办理了母亲的后事。此后的一个月,夏清良每天打电话和王涛聊天,找学校领导为他申请特困学生困难补助。

  每周四,铁箕山派出所的食堂都要熬汤改善民警伙食,夏清良找各种理由,把王涛叫到所里吃上一顿。所里的民警打趣:“老夏又多了一个儿子。”

  王涛非常争气,几乎门门功课都达到优秀,先后多次获得国家、团中央、团省委和学校的奖学金,还被团中央、全国学联提名为“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

  2011年,王涛要毕业了。在继续读书还是就业的选择上,从来没有跟王涛红过脸的夏清良发了一通脾气。那天下午,铁箕山派出所的民警都听到夏清良“吼”王涛:“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读?就算没钱,学费交不起,还有我啊!”

  可王涛再也不愿意给夏爸爸添麻烦了,与东风公司签约。

  2012年8月,王涛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买了5公斤麻油,带上2瓶酒、1条烟,从十堰赶到武汉看“夏爸爸”。夏清良去火车站接站,看到瘦高的小伙子向他走来时,他回忆说,“鼻子一阵发酸”。(记者刘智宇 魏娜 通讯员李雨生)

(责任编辑: 肖进安)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稿件来源为: 长江日报 。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

分享至手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19594381